kira ✨きら🐾

爱吃的cp比较杂

文一般是周更几篇 *Ù©(๑´∀`๑)ง*

有情况更不了的话,会请假的😋

【嘉幻ABO】愛して番外04

#严重ooc


#孩子们的那点事

 


大家好,我是圣王家的总管家,是一个alpha,家中有儿有女,在这里工作了将近30年了,可以说嘉德罗斯少爷就是我看着长大的。

嘉德罗斯少爷以前是冷冰冰的性子,见谁都是板着脸,直到遇见紫堂少爷,嘉德罗斯少爷的脸上才多了些其他的表情,他会迷惑,会挣扎,会颓废,会沉思,这些是我很难见到的表情,当然少不了在娶到紫堂少爷时幸福爆棚的表情。

紫堂少爷嫁过来后,就住在了圣王家本家的别栋,其实老爷问过嘉德罗斯少爷,为什么不将紫堂少爷接来主栋,听说但是嘉德罗斯少爷的回答是:搬来主栋干嘛,我老婆我自己看就够了,干嘛要给别人看。

嘉德罗斯少爷真是对紫堂少爷爱的深沉啊~~

还有家里的墨啼小少爷和云织小小姐,外表与嘉德罗斯少爷长得真是很像啊,金发金瞳,墨啼小少爷的简直和那时候的嘉德罗斯少爷如出一辙,云织小小姐五官越长大越像紫堂少爷,鼻子和眼睛都透着美,虽然两人都只有8岁,但身上就已经有着与众不同的光芒,以后一定会是很厉害的人。

嘉德罗斯少爷和紫堂少爷时不时会把孩子交给我来照顾,因为紫堂少爷又怀上了孩子,没什么其余的精力照顾孩子,陪孩子玩,不过墨啼小少爷和云织小小姐也很懂事,看到疲累的紫堂少爷在沙发睡着了的话,会拿被子给他盖,或者在紫堂少爷不舒服的时候给他冲杯热饮。

照顾墨啼小少爷和云织小小姐的时候,他们会和我说,他们很期待紫堂少爷肚子里的孩子,会猜孩子是男还是女。

看他们聊得起劲的样子,自己心中也是一阵安慰。

说起来,家里总是会来几位熟客——金先生,格瑞先生和他们的宝宝,安迷修先生和锦莘小少爷。

锦莘小少爷像以前一样那样,爱粘着墨啼小少爷,说东说西,虽然墨啼小少爷脸上毫无波动,只是抱着书静静看着,都不知道他有没听进去,就让锦莘一个人在那像演独角戏般说着。

一般这时候,云织小小姐就会出来说一些好玩的事情,让气氛变得活跃起来。

听安迷修先生说,锦莘小少爷总是吵着闹着要墨啼小少爷当自己的老公,就我看来,这段恋情会有点难走啊……

说起锦莘小少爷的另外一位父亲,除了孩子外,大家都心知肚明这是雷狮先生的孩子,虽然外表特征都和安迷修先生很像,不过紫堂少爷却说,有时锦莘的性子真是和雷狮先生很像,大胆、为了守护重要之人可以不顾一切,紫堂少爷还说,这些都是安迷修先生说给自己听的。

对于当时发生的事情,我也是一知半解,因为婚礼举行到后半段的时候,突然雷王家的人突然站了出来,围住了雷狮先生,对着他不知说了什么,我那是站在离那里有些远的地方,只从别人谈论的话语中听到安迷修、死之类的词。

不过,大概也猜到了,雷王家的人以安迷修先生的生死威胁雷狮先生回到家族中,为家族效力。

真希望这样的事情能有个好结果,希望安迷修少爷和雷狮先生能回到对方的身边。

我不过是一个管家,主人们的事情我也不好插话,时间会给他们一个最好的答案的,一定。


【嘉幻ABO】愛して 番外03

#严重ooc


#孩子们的那些事

 

 

我叫安锦莘,今年4岁。名字虽然是一个比较女孩子的名字,但我是一个男孩哦,其实我有跟爸爸说过,想把名字改得男子汉一点,不过爸爸却笑着说,这个名字里蕴含着好的意味,是爸爸对我的祝福。

我很喜欢我的爸爸,爸爸身体不怎么好,说是以前落下的毛病,一不注意就会疼的受不了,我不想爸爸疼,所以我想快点长大,我想成为一个能让爸爸放心的大男孩。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很努力学习家务,希望能给爸爸分担些,不过做饭还是不行,爸爸说我还太小,不能拿菜刀,只能帮着洗洗菜,在旁边帮爸爸递东西。

爸爸有一位以前的学生,和爸爸很要好,经常会带着孩子来我们家玩,我最喜欢和墨啼哥哥玩了,当然云织姐姐也很好,不过不知为什么,心里对于墨啼就有一种想亲近的感觉,大概是从他身上,看到自己心里渴望的东西吧。

其实从我记事开始,我一直都有疑问,为什么我只有爸爸,墨啼哥哥他有爸爸和父亲,金叔叔家的宝宝也是两个爸爸,为什么我家却只有一个爸爸。某天晚上睡觉前,爸爸睡在旁边,我问了爸爸这个问题,爸爸顿了下没有回答我,只是抱着我,说着对不起,那时,我隐隐感觉到爸爸的身体在颤抖,抬头竟看见爸爸在哭,我伸出手笨拙地擦掉爸爸的眼泪,可是怎么擦都擦不掉,眼泪越流越多,我有点手足无措,就跟着爸爸在哭了。

那晚过后,爸爸恢复了以往的样子,但是不愿提及另一个爸爸的事情,我也不去问,因为爸爸因为那个人哭了,他肯定是个坏人,伤害了爸爸,所以他才会哭,以后都不会提他,坏人!

每天除了在家和爸爸在一起,我还会去幼儿园,在幼儿园里可以认识好多朋友,也可以一起讨论好玩的东西。

说起来,墨啼哥哥和云织姐姐已经6岁了,已经上小学了,前几天去墨啼哥哥家玩的时候,见到他真是一天比一天帅了,听紫堂叔叔说,墨啼哥哥有好多小女生喜欢,不过墨啼哥哥肯定不会喜欢她们,墨啼哥哥才不会喜欢花痴的女生呢。

在家里的时候,我总是会跟爸爸说,以后一定要墨啼哥哥当自己的老公,爸爸当时听到的时候,笑了我很久,说我人小鬼大,这么小就知道找伴侣了,以后怎么办啊。

爸爸就是瞎担心,我肯定会对墨啼哥哥一心一意的,怕什么呢。

我一直都是那么想的,直到他的出生,直到我看到墨啼哥哥和他,我还是一直那么想的,还是……


【嘉幻ABO】愛して番外02

#严重ooc


#孩子们的那点事

 

 

我是云织,全名为嘉德云织,今年4岁,有一个比自己大几秒的哥哥,虽然他总是喜欢埋在书本里,脸万年没有变化,爸爸总是说,怕哥哥变成父亲那样,那样以后怎么找对象啊。

不过我想哥哥是没有问题的,他会很多东西,书本上的东西他总能很快吸收,能做到过目不忘,听说,父亲还想送哥哥去学武术之类的,哥哥一直在我心中都是像防护盾一样,保护着我,给我很大的安全感。

哥哥总爱泡在书房,我却喜欢在花园里找东西,花园里的各种植物,花花草草什么的,都是我感兴趣的对象,还有,我还非常喜欢唱歌跳舞,爸爸见我喜欢,便问我想不想学,我很开兴地同意了,然后爸爸就请了舞蹈老师和声乐老师到家里专门教导我。

除了每天的教程外,我还会拉上哥哥一起去玩,爸爸时不时会带我们去金叔叔家里,或者安叔叔家里去玩,一玩能是一天,安叔叔家的宝宝也长大了很多,已经两岁了,走路和说话都伶俐了不少,每次去玩,他都很喜欢粘着哥哥,要哥哥陪着他。

金叔叔的话,爸爸说他最近怀孕了,要很注意才行,所以我们不能去打扰。

虽然很遗憾,因为金叔叔很有趣,总是能找出好玩的玩具或者话题,有时候,连冷脸的哥哥也会和他聊起来的,金叔叔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Uncle jin , good jod!

有时看着哥哥,他很爱看书,可是他不是死读书的类型,哥哥喜静,喜欢一个人呆在一个地方,静静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可能外人看来哥哥是一个沉默寡言的男生,但是,我知道的,哥哥喜欢着大家,无论家人,还是宅子里的仆人们。

父亲一直忙于工作,有时候忙起来一周都见不到面,但是,每天一有空就打电话,或者直接视频聊天,和爸爸聊,和我和哥哥讲他在出差地方的事情,回来的时候手里总会带点东西,我见过父亲工作时的样子,比严肃着的哥哥还可怕,不过回到家就没有了,变得很亲近,哥哥非常喜欢在父亲的书房呆着,拿着书问父亲各种,父亲总能答上,并且能引导哥哥好的方向。

爸爸很美丽,这是我和哥哥讨论得出的结果,他有一头紫色的长到颈后的头发,平时鲜少出门,依父亲的说法,他不想爸爸被别人看了去,他会不开心,所以,爸爸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里,做做饭,和仆人们聊聊家常,或者去外公或者爷爷家拜访。爸爸会很多种乐器,语言也会很多种,虽然没什么机会见到爸爸会show出来,不过哥哥会主动去请教爸爸,然后爸爸也很愿意教他。

听父亲说,爸爸可是他以前追了好久才追到手的,那时候爸爸就是很多人心里的高岭之花,可看不可触,以前的爸爸一股书香气,而且学习也很好,不过当时父亲瞎了眼没注意到爸爸的好,中间错过了一会,后来猛追,就追到了。

其实,关于爸爸与父亲的爱情故事,我和哥哥从不同的人那里打听到了不少。

如果自己以后也能找到那样完美的伴侣就好了。

 

 


【嘉幻ABO】愛して番外01

#严重ooc


#孩子们的那点事

 


 

我叫墨啼,全名嘉德墨啼,今年3岁,有一个比自己小几秒的妹妹,爸爸从小说我和妹妹性格大相径庭,妹妹从小活泼,开朗,像太阳般,我向来安静,喜欢与父亲呆在书房里,与他谈论书上的知识,或者让爸爸教自己学些乐器。

爸爸总说,我就像个小大人一样,明明才三岁,却会去思考十几岁孩子的问题,怕我长大之后像父亲那样,父亲却说,像他有什么不好的。

我认为我只是单纯喜静罢了,看书和学习乐器都是自己想学的,父亲在与我谈论时,时不时会讲到一些父亲家族的事情,不过父亲不会多说,只不过几句而已。

我很喜欢爸爸,父亲,妹妹,很喜欢这个家庭,虽然我不怎么擅长去表达这些,不过妹妹总是能与我心灵相通似的,能从我无波动的脸上读到我的心情,爸爸说这大概是双胞胎的心灵感应吧。

家里除了家人外,还有一位小男孩,爸爸说是老师的孩子,那位老师似乎身体生产过后,有些劳累,所以孩子就由爸爸先接过来照顾着了。

我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小的孩子,眼睛、嘴巴、鼻子都小小的,眼睛紧闭着。

爸爸说这孩子的爸爸有一双好看的碧绿色的瞳孔,如同一汪碧潭,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里面柔情万绻。

听爸爸这么说,我也好想去看看这位老师,能被爸爸如此称赞一定是个像从书中走出来的人。

几天里,小宝宝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都刚好不在,每次都错过看他瞳孔的机会,爸爸说他看到过,不过爸爸却一直不告诉我小宝宝瞳孔的颜色。

所以,我就一直守在小宝宝的身边,等着他醒来,在某天中午的时候,我悄悄凑到婴儿床边,见小宝宝孩子还在睡着,便趴在床边看着他,宝宝真是一种奇妙的生物,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能让人如此想去怜爱他。

正想着的时候,小宝宝突然睁开了双眼,懵懵地看着我,我是第一次见得如此美丽的绿色,像水晶般闪耀着光芒,似乎那一刻,世界的一切都因为这瞳孔失去了颜色。

晚上去父亲书房的时候,见爸爸也在书房里,和父亲不知在说这些什么,爸爸笑得一脸娇羞,我见他们没有注意到我,敲了敲门板,他门才抬头看见我,爸爸急急忙忙走到了一边。

我没有太注意他们在做什么,大概又是在恩爱了吧。

我在父亲书架上找到自己昨晚没看完的书,看到一半的时候,爸爸坐到我身边来,问我,为什么会喜欢看罗密欧与朱丽叶。

其实我更喜欢看相对论和一些枪械类的书籍,不过父亲却说我还太小,不能接触这些,便不给我看了,只许我看低层书架的书籍,可是低层书架的书籍一般都是像哈姆雷特之类的外国文学书籍,时不时才会夹杂些侦探小说,像福尔摩斯。

没办法之下,只能先把底层书架的书籍全都阅读完了,父亲的书房非常大,光是低层的书籍少说也有接近一万本,可能更多,因为爸爸也有一个自己的小书馆,不过是在外公的家里。

等我读完父亲的书,就去把爸爸书房的书都读完吧。

过了几天,爸爸说小宝宝的爸爸来接他回去了,我和妹妹在客厅坐着的时候,见管家领了一个不认识的人来,不过见到他的样子的时候,我便知道了,他就是小宝宝的爸爸,因为他与小宝宝一样美丽的绿色瞳孔。

爸爸说这位叔叔身子还有些羸弱,在医院医生说已经我没什么问题了,只要平时注意便好了,我没有去问这是因为什么造成的,因为爸爸在说这个的时候,眼里闪过的悲痛被我捕捉到,应该是一个不好的故事吧,所以没有提及。

那位叔叔将自己的孩子抱入怀中时,眼中柔情万般,小宝宝好像知道是自己的爸爸来了,也变得很活泼了,咿咿呀呀得不知在说些什么。

后来,叔叔便抱着孩子离开了,我坐在沙发上问了刚刚不敢问出来的问题,爸爸只是看着我,露出苦笑,摸摸我的头,没有说出答案,只是在我耳边说了句:你长大了,一定好好保护那个孩子。

我不懂爸爸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但是,那时候的我,还没理解到那句话中的深意,只是,点点头,应了声是。

 

 

#番外都会以这种形式进行下去

 

#放假了,终于能有时间更文啦!


【嘉幻ABO】愛して67 —Final—

#渣文一篇,求轻喷


#严重ooc


#完结章来袭!

 


接下来的几天,紫堂带着金和格瑞去了很多F国好玩的地方,顺带把孩子也拉上了,两个小可爱刚学会走路没多久,正期待着能到外面走走,一到外面,就兴奋地到处望。

云织第一次来到广场中心,拉拉紫堂的手,指着不远处的雕像,紫堂笑着给她讲解,然后,基本见到什么新鲜好奇的东西,云织就看着紫堂,然后嘴里说着不清晰的话。

墨啼没有云织那么爱闹,只是静静地由金牵着,走在两人后面,时不时望望附近的商铺,金觉得这孩子有点安静,才一岁多点的孩子不都应该很活泼才对吗,难道是基因问题?

正想着的时候,金感觉自己的右手好像被拉了下,低头发现墨啼突然停下了脚步,不知在看着什么。

金顺着他的眼光望去,发现那里有间蛋糕店,橱窗里摆着好多可爱的小蛋糕,金暗暗地笑,果然还是小孩子,抬头叫住了走在前面的紫堂和云织。

几人一起走进蛋糕店内,找了位置坐下,紫堂把菜单放在孩子面前,说:“来,你们想要哪个?这里有图片哟”。

云织上半身趴在桌子上,看着菜单上各种各样的蛋糕图片,拉拉紫堂的衣袖,小手指着一个粉色的蛋糕,嘴里咿咿呀呀地说着话。

“好,小云织要草莓蛋糕是吗,那小墨啼呢?”

“唔…爸比……吃”,墨啼艰难地说着,拉过紫堂的手放在菜单上,紫堂听着心好像受了重击,这孩子真是太懂事了,怎么办,好想抱在怀里狠狠地亲上一口。

“墨啼好可爱,我以后也好想有这么可爱的孩子……”金一脸羡慕地看着墨啼。

“那就赶紧跟格瑞生一个?”紫堂歪头看着他。

“可是…这种事急不来的,你看啊…”金红着脸,慌忙解释着,紫堂坐在一旁只静静看着他那手足无措的样子。

“金你真的,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可爱,好了,我们先下单吧”,紫堂拍拍他的头,叫来服务员点单。

点完单之后,金说一会要带紫堂去个地方,说是自己来F国想去看看的店,紫堂没想太多就点点头。

等孩子们吃过蛋糕之后,紫堂就跟着金去他所想去的店,到店铺门口的时候,紫堂震惊了下,因为这间店是一间婚纱店,橱窗里摆放着许多精致好看的西装和婚纱。

金刚到门口就拉着紫堂进去了,一进去就有人走过来,说了一堆金听不懂的话,紫堂跟那人说他们准备先自己看看,然后那人便走开了。

“紫堂好厉害哦,他刚刚说的话我完全都不知道在说什么…”

“他应该是导购员,问我们有什么需要。”

“这样啊,对了,紫堂我们去看婚纱吧。”

“婚纱?金,是你要穿?”紫堂觉得有些奇怪。

“额……对啊,紫堂不如你陪我一起试试吧,感觉嘉德罗斯一定会喜欢的”,金听到紫堂的话时,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就掩饰了过去,将孩子交给格瑞,让他们在一旁坐着等,然后,自己就拉着紫堂走近婚纱区域选婚纱了。

紫堂看着区域内各式各样的婚纱乱了眼,虽然自己是男生,对婚纱这方面真的没有什么研究,但是自己与嘉德罗斯夜还没举行过婚礼,婚纱的话,订婚仪式的时候也有穿过,不过那时候,嘉德罗斯好像没什么表示,那样的话,他是不是不喜欢我穿啊……

这么想着的时候,金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套婚纱来,拉着紫堂就往更衣间去。

“那个..金,既然是你想穿的话,你试不就好了吗?”

“你也要啦,婚纱一定会很适合你的,紫堂穿什么都会好看的,你要相信我的眼光。”

“不是,这个问题吧……”

“好啦好啦,衣服快脱下来,换上这个”,金打断紫堂的话,直接上手托紫堂的衣服,紫堂见躲不过就只好乖乖脱衣服了。

一顿折腾之后,紫堂终于换好了婚纱,金所拿的婚纱是蓬裙型的白色婚纱,基本上把紫堂的腰身都衬托了出来,腰间后处还多了小拖尾,胸前的位置缝制了几层水晶纱,正好盖住了紫堂的胸膛,全身婚纱的图案大体都是用蕾丝绣得。

金站在一旁看着站在镜子前的紫堂,偷偷拿过格瑞的手机拍了个照,发给了嘉德罗斯,没等他回信息,就放下手机,走到紫堂身边,说:“果然,紫堂穿什么都是最好看的,真羡慕,来来,顺带把妆也化了吧,我想看!”

“欸?不是换衣服就行了吗…”

“来嘛,弄好了给嘉德罗斯看,他一定会喜欢的!”

“可是,我不这么觉得啊……”紫堂有些犹豫。

“来啦来啦”,金推着紫堂坐到化妆台前,工作人员没说什么,直接上手开始画了。

紫堂头发长长了不少,长到肩膀下面一点的位置去了,也懒得去修剪,就一直留到现在,紫堂见金扯着格瑞说了什么,然后格瑞就直接跟工作人员说了什么,只见那位工作人员笑着点头就离开了。

感觉从进婚纱店开始,这两人就神神秘秘的,不知要干嘛。

等化妆师给紫堂画好妆之后,露出一个欣赏的眼神,从紫堂面前走开,让紫堂能清楚看到镜中的自己。

见到镜子里的自己的时候,紫堂被惊艳到了,被特意梳理的头发家伙加上化妆师所配上的妆容,连自己都不知道拿什么形容词来形容自己了。

“呀!超好看的,快快,拍个照给嘉德罗斯看吧”。

“算了啦,他不一定会喜欢的”,紫堂叫住了准备去拿手机的金。

“很好看,会喜欢的”,格瑞坐在不远处的沙发上,毫无表情地说着。

紫堂低头抓着裙摆上的蕾丝,不安地坐着,金正想说什么的时候,紫堂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金跑过去将手机拿过给紫堂。

号码显示是一个不认识的号码,紫堂犹豫了会才接起电话,喂了声。

“是紫堂少爷吗?我是嘉德罗斯少爷的秘书。”

“是的,请问有什么事情吗?”紫堂听对方的口气好像很焦急,不会是嘉德罗斯出什么事了吧。

“刚刚随同boss一起谈合同的人打电话回来说,boss在路上出现了状况,详细地没有说,不过他说叫您去就可以了。”

“什么,嘉德罗斯出什么事了,好,我马上就过去,你一会把地址发我手机就好了。”

“好的,我现在就发。”

紫堂挂了电话之后,只感觉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样,摊在椅子上,金见情况不对,便赶紧问紫堂怎么回事,紫堂只简单说了几句,整个脸都透着担心,抓起裙摆准备就往门口跑去,金跟在后面也追了出去,格瑞牵着两个孩子也准备离开,离开前道了声谢谢。

婚纱店里的人看到他们走后,化妆师坐在椅子上,说:“那位美人穿上裙子之后,感觉裙子都失去了亮点了。”

“对啊…不过那条裙子不是一个大客户为自己的伴侣专门下单定制的吗?”另一个工作人员也凑过来加入了对话。

“你不知道吗,刚刚那美人就是他的伴侣,不过看他那样子,应该是被蒙在鼓里的……”

 

紫堂将手机的地址讲给司机听,并且让他开得稍微快些,去的路上,紫堂心里不停祈祷着,希望嘉德罗斯不要出事,头纱、婚纱和妆容全部都还在,等灯的时候,隔壁的车的人从窗户边看到紫堂的装扮,一下就被迷住了,眼神都没离开过紫堂身上,金转头注意到那个人的眼神,伸手将那边的窗关了起来。

紫堂现在心里只想着嘉德罗斯的事情,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种事情,时不时拉着金的手就问:“你说,嘉德罗斯会没事的,是吗?”

金一般的回答都是,点头加安慰,顺带再说点烂笑话让紫堂放松些。

就这样一路过来,一到地方,车刚停好,紫堂就打开车门抓起裙摆就往车下走,不远处就看到了嘉德罗斯的车子,跑过去发现车子里没有坐着人,车子旁边是一个教堂,不过看着没什么人烟,紫堂没想太多就往教堂跑了过去。

跑到教堂门口的时候,停住了脚步,手放在大门上,迟迟不肯推开,心跳似乎都快跳出胸腔了,如果一开门里面有什么危险人员的话,要该怎么办。

紫堂没有考虑太久,咬咬牙,轻轻推开大门,迎接自己的不是危险,而是穿着得体西装的父亲。

“幻幻,你来啦,有没吓到,快过来父亲这边”,父亲张开手抱住紫堂,摸摸他的头。

紫堂抬头见教堂里坐了好多人,认识的不认识的亲戚,还有站在红毯尽头的嘉德罗斯,原来他没有事啊,吓死我了,害我担惊受怕,不过看这阵势……

“父亲…这是什么?”

“傻孩子,这当然是你的结婚典礼啊,吓傻了?”

“欸?”

“抱歉,让那小子瞒了你这么久……因为不想那小子这么容易就娶到你。”

“……父亲,有时候也会做一些幼稚的事情呢”。

“好啦,我们走吧,眼睛都红了,长大了还这么爱哭”,说完,父亲挽着自己的手,慢慢走向嘉德罗斯的位置,嘉德罗斯回头看着紫堂,准备惊喜的时候,格瑞发来的照片已经让嘉德罗斯够惊艳的了,没想到实际见到会更震撼。

那种自带而来的如同神仙般令人窒息的美,无论是谁见到都会被迷住的,见他挽着伯父的手,一步步往自己走来,这一刻,嘉德罗斯觉得自己真的太幸运了,手心不住地出汗,感觉这辈子都没这么紧张过。

等紫堂家主将紫堂手交予嘉德罗斯手上时,嘉德罗斯紧握住他的手,拉着他走向神父面前。

神父看着般配的两人,笑了笑,为两人宣读结婚誓词。

“嘉德罗斯先生,你是否愿意娶紫堂幻先生为终身的伴侣,无论贫穷,无论身份?”

“我愿意。”

“紫堂幻先生,你是否愿意嫁给嘉德罗斯先生,作为他的伴侣,无论贫穷,无论身份?”

“我愿意。”

两姓婚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次日桃花灼灼,宜家宜室,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随着誓词的结束,神父宣布可以亲吻伴侣的时候,紫堂看着嘉德罗斯渐渐接近的脸,慢慢闭上双眼,等两人的唇逐渐碰上的时候,耳边瞬间响起如雷的掌声,夹杂着些喝彩声。

吻没有持续太久,只几秒就分开了,嘉德罗斯挑起紫堂鬓间一束发,放在嘴边亲了亲,用着极其迷恋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人儿,说:“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但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

紫堂眼角挂着泪花,激动有些说不出话,只抽抽噎噎地站在那,久久才说了句:“好”。

这个世界上,爱上一个人永远没那么无缘无故。只是,在某些时刻,因为某些原因,不知为何遇见了你。恰好,你笑了,或者你皱眉了,所以,我爱了。为了与你在一起,所以我来了。

遇见对的人,爱上了,那你就放不开了。

突然想起了,某句话——浮世三千,吾爱有三,喷薄朝阳,皓婉皎月,不及汝尔,沧海桑田。

在这个世界上,世间万物的美都不及你的美,倘若有,那我便装看不见。

 

婚礼进行过后,便是宴席的时间,紫堂和嘉德罗斯穿梭在各酒桌前,拿着酒杯敬酒。

敬酒过后,紫堂走到安迷修坐的那一桌,说:“安老师,我们好久没见,不如我们去阳台好好聊聊吧,雷狮先生,能把安老师借我一会吗?”

安迷修放下手里的筷子,起身,说:“你这孩子越来越会调侃老师了,雷狮,那我先和他聊聊,一会就回来”,安迷修跟坐在一旁的雷狮示意了下,雷狮点点头,安迷修便拉着紫堂离开了。

紫堂离开之前,悄悄往身后看去,刚好与雷狮的眼神对上,见他只淡淡地看着,然后无声地说了句谢谢。

紫堂和安迷修来到阳台,人们都在宴会厅里忙着喝酒玩乐,所以阳台就显得很安静了。

“安老师,我们好久没见了,最近怎么样了?”

“就像以前那样,没什么变化。”

“和雷狮先生呢?”

“雷狮?啊,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安迷修没有想到他会问这个。

“只是好奇嘛…”

“不许拿老师打趣”,安迷修无奈地说道。

“嘻嘻,老师最好了,你就说嘛”,紫堂笑着看着安迷修,一副吃瓜群众的样子。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

安迷修说了很多,和雷狮在一起的趣事,紫堂见安老师说这些的时候,整个人都洋溢着幸福,笑得一脸温柔。

说到一半的时候,安迷修突然听到宴会厅传来了吵闹声,依稀好像听见了谁在叫雷狮的名字,正想走过去的时候,被紫堂一把拉住了,安迷修回头看着紫堂,说:“紫堂,快放开我,我要去看看发生了什么。”

“安老师,对不起,我不能放开你,因为这是雷狮先生拜托我的事,对不起……”紫堂更加抓紧了安迷修的手。

“雷狮?……为什么?”

“安老师,这是为了您的安全,请跟我来这边”,紫堂拉着安迷修准备往阳台另外一个出口走去,可是,安迷修看着宴会厅的方向移不开眼,眼里全是担心,不愿离开。

“不要,我不要,让我回去,雷狮是不是预料到了,今天的事情,不要……我不走……”

“安老师,我不能让你走,他们的目标就是你,如果你现在过去的话,那雷狮先生为你所做的一切不久都没用了吗!”紫堂试图劝住安迷修。

“可是…可是……”安迷修犹豫的时候,宴会厅方向的骚动好像变得安静了些许,过了一会,嘉德罗斯抱着两个孩子来到了阳台,后面还跟着金和格瑞。

紫堂问嘉德罗斯宴会厅发生了什么事情,嘉德罗斯说雷狮的哥哥过来抓人,打闹了一会而已,说是圣王家的人已经处理好了,可是,雷狮被他们带走了。

“什么!为什么雷狮会被他们带走了?”

“应该是家族内出现什么情况了,所以才带回雷狮先生,安老师,你不要急,雷狮先生不会有事的。”

“雷狮……”安迷修突然脱力往地上倒去,紫堂猛地拉住他,格瑞走过去抱起他,紫堂叫来管家让他赶紧请医生过来。

 

晚上,医生来为安迷修看了看,把脉的时候,紫堂见医生挑了下眉,各方面检查过后,走出房间,紫堂跟在医生后面,问:“医生,请问安老师的情况怎么样了?都还好吗?”

“紫堂少爷,安先生身体一切都好,就是……”医生顿了顿,没有继续说下去。

“没事,你说就好。”

“安先生现在怀有身孕,看着应该有一个月了,不过他似乎还不知道,加上刚受了刺激,如果后面再不注意些的话……这孩子可能会没了”。

“……是吗,我会注意的,谢谢医生”,紫堂让管家送医生离开,自己走进房间坐在安迷修床边。

明明应该开心的一天,怎么遇上了这种事……

走出安迷修房间之后,见嘉德罗斯刚好上楼,手里抱着睡得正熟的两个孩子,紫堂走上前,抱起一个,说:“辛苦你了,孩子很闹吧”。

“没,还好”。

“今天…谢谢你给我的惊喜,我真的吓到了,我真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去教堂的路上,心惊胆战了一路。”

“不这样,怎么叫惊喜呢,对吧,老婆”。

“你真是的……”紫堂有些没好气地说。

“你穿婚纱的样子真的好美,不过我有些后悔让你穿了”,嘉德罗斯和紫堂走近婴儿房,将孩子轻轻放在床上,给他们盖好被子。

“怎么后悔了?”

“太好看了,别人看你的眼神太露骨了,我不喜欢”,嘉德罗斯抱着紫堂。

“你这算什么理由啦,不过,你穿白西装的样子也好帅哦,帅惨了,我的好老公,你说是不是?”

“你这个小妖精,真是很想现在就把你办了……”

“安老师在隔壁房间呢,要不就算了吧……”

“那我们去书房,书房隔得远,肯定听不到的”,加德罗斯不等紫堂拒绝,直接抱起他往书房走去。

往后余生,风雪是你,平淡是你,清贫是你,荣华是你,,心底温柔是你,目光所至,也是你。

我,最爱的人。

 

 

 

#愛して终于完结啦!!!!


#感谢大家一路来的支持,谢谢大家!【土下座】


#番外会随缘更新,敬请期待!


【嘉幻ABO】愛して66

#渣文一篇,求轻喷


#严重ooc

 


 

在家又休养了一年,紫堂才回到学院将剩下的学业完成,孩子们也一岁了,慢慢会扶着桌子沙发什么的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每次紫堂都怕他们会摔跤,撞到哪。

孩子们学会走路是在过年的时候,那时候父亲特地推掉工作,从国内飞了过来,一到地方就说要看看自己的孙子孙女,紫堂笑笑带着他去了婴儿房,两个孩子都坐着在玩玩具,一直都只是通过照片看,这回能实在地摸到,实在是……极乐啊!

紫堂家主对这两个孩子爱不释手,恨不得每分每秒都抱着,看着他们,和紫堂说一些关于他小时候的事情。

和父亲一起聊了很多,下午的时候,嘉德罗斯刚好从公司那边回来了,紫堂在电话里和他说了伯父来了这边,回家的路上挑选了几样东西,也不知道伯父会不会喜欢,心里有些紧张。

紫堂家主见嘉德罗斯回到家,本来笑得很开心的脸,一下变得严肃,将孩子放回到地上,说:“小子,回来啦,时间到了,结果拿给我看看吧”。

嘉德罗斯一下听懂了伯父的意思,点点头,领着他去了书房,紫堂看着他们的背影,想着,应该是有关于他们的约定的吧,到底是什么啊,搞得这么神秘,一个两个都不告诉我。

“呀呀”,云织缓缓爬过来这边,拍了拍紫堂的腿,咿咿呀呀地叫着,紫堂抱起她,让她站在自己腿上,云织被抱起之后,小腿不停地蹬踹,笑得特别开心。

果然,孩子真是可爱,软乎乎的,一股奶香味,招人疼得很。

说起来,云织一直很粘人,像个开心果一样,总是能给人带来开心,墨啼却比较安静,虽然不排斥他人,但一般没什么表情,很难会笑什么的,照顾他们的仆人们都说,逗笑墨啼小少爷比登天都难啊,不过也的确,紫堂也很少看见小墨啼表情上有什么波动,除了以前会哭,好像笑过一两次,五六个月大的时候吧。

这么不苟言笑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真是……

和孩子们玩了会,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到时间吃饭了,紫堂起身去厨房拿了孩子吃的米糊,走回客厅发现,墨啼竟然在试着扶着桌子站起来,紫堂很激动地站在不远处看着,在心里默默给他加油。

墨啼手抓着桌子的边沿,努力试着站起来,刚开始可能是用力不稳,站起一半,一下又坐了回去,尝试了几回之后,墨啼终于扶着桌子,颤颤巍巍地站直了身子,不过整个人感觉还是有点不稳,基本支力点都靠在了桌子边。

“小墨啼,干得好”,紫堂小声给墨啼鼓励,不过墨啼好像听到了一样,扭头看见了爸爸站在不远处,一只手离开了桌子,伸向紫堂的方向,紫堂放下米糊,张开双臂,说:“墨啼,来爸爸这边”。

墨啼没有犹豫,仅剩的撑着桌子的手也放开,双手向前伸,颤颤巍巍地走向紫堂的方向。

看着墨啼歪歪扭扭地走过来,紫堂生怕他突然跌倒,可是,这毕竟是每个孩子都得经历的过程。

墨啼慢慢接近紫堂的方向,最后的几步,不知是不是在紫堂眼花了,感觉墨啼是用跑的过来的,一下扑在自己怀里,云织坐在不远处看着,也学着哥哥的样子,搀扶着桌子慢慢站了起来,咿咿呀呀地走向紫堂,墨啼学紫堂的样子,张开双臂,云织一下扑进他怀里。

今年应该会是一个好的一年,开年就给了我这么大的惊喜,感谢上天。

吃饭的时候,紫堂和父亲、嘉德罗斯说了这件事,他们两人均是惊讶的表情,紫堂有些后悔怎么没用手机录下来,这么珍贵的时刻。

孩子学会走路的事情让紫堂忘了要问的事情。

父亲在这边住了几天就回国了,紫堂送父亲到了候机室之后,和父亲叮嘱了几句,便搭车回家了。

在车上才记起要问的事情,便问正在开车的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你和父亲的约定到底是什么啊?现在还不能说吗?”

“到时你就会知道了,别急”。

“唔…不开心,又不告诉我,我还是…”

“不许再黑入公司的系统”,紫堂话还没说完,嘉德罗斯就猜出他的意图。

紫堂小声地哼了下,扭过头看车窗外,气鼓鼓的样子让嘉德罗斯看着好可爱,暗暗笑了笑。

 

回到家之后,紫堂理都没理嘉德罗斯,一到地方就立马下车,马不停蹄地立马跑回宅子里了。

嘉德罗斯看着他逃跑的背影,默默叹了口气,将车钥匙递给管家后,自己也跟着走回宅子。

回到宅子里,在一楼没见到紫堂,便上二楼去了,敲了敲卧室的房门,说:“紫堂,别生气了,快开门。”

“不开,除非你跟我说,不然你今晚就睡书房去!”紫堂难得态度强硬了一回,说什么都不开。

“你忍心你高大帅气的老公睡书房?”

“…….笨蛋嘉德罗斯,臭不要脸!”房间里安静了一会,然后紫堂往门口扔了什么东西,然后气急败坏地说着,嘉德罗斯站在门口都能想象到,房间里的紫堂现在是什么样的表情。

嘉德罗斯解释了一会之后,见紫堂还是不肯开门,故意站的离门口远了些,让紫堂认为自己离开了,然后示意管家去拿房间的钥匙。

另一边,紫堂见嘉德罗斯没有继续解释,便以为他走了,整个人坐着蜷缩在床上,抱着枕头,脸埋在枕头里,眼睛红红的,一副快哭的样子,脑子里想的都是,他不爱我了,他讨厌自己了,这种念头。

嘉德罗斯拿到钥匙开了房门之后,看到的就是,紫堂缩在床上,抱着枕头,整个脸埋在枕头里,微微地还有些小小的哭泣声。

嘉德罗斯捡起在门后的枕头,走到床边坐下,刚坐下,紫堂就从枕头稍稍抬头,眼睛红红的,而且还有眼泪挂在脸颊上,枕头也湿了一块。

“怎么哭了?”嘉德罗斯摸摸他的头,上床抱住他,轻轻拍他的后背。

“你欺负我了……”紫堂脸闷在嘉德罗斯胸前,小声地说了句。

“我怎么欺负你了,都是两个孩子的爸了,这么爱哭可不好,给墨啼云织看到了,会被笑话的”。

“你管…”

“好好,都是我的错,别哭了,心疼死了”,嘉德罗斯用手擦掉紫堂挂在眼角的泪,抱起紫堂让他跨坐在自己腿上,紫堂眼泪还在流,看他很努力地在止住自己的眼泪。

“对不起…我这么赌气…”

“没事,我就喜欢你这样,我就是想把你宠坏”,嘉德罗斯笑着看着他,一本正经说着让人脸红的话。

紫堂不好意思地扭头看向一边,擦掉剩下的眼泪,继续缩在嘉德罗斯怀里,抱着嘉德罗斯的腰身窝着。

“我想回去…回国。”

“好,想回就回,等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我们就回去。”

“嗯。”

 

几周后,紫堂像平常那样在家里照顾孩子,突然接到了格瑞的电话,说是他和金到了F国这边,正在去自己这边的路上,电话里隐约还能听到金兴奋的声音,格瑞没有给紫堂反应的时间,直接挂了电话。

紫堂拿着手机呆了回,云织拍拍他的脸,然后笑,紫堂才反应过来,急忙让管家准备些饭菜,还有两间房间。

格瑞和金到的时候,紫堂正好在花园里陪孩子玩,金老远就在打招呼了,因为第一次出国,金一路上不知惊叹了多少回了,看见紫堂住的房子,更加惊叹了,三层的小别墅加上小花园,一看就知道别墅主人是个会享受的。

紫堂跑到门口开门让他们进来,把他们的行李交给管家,拉着金和格瑞就开始寒暄了。

今天天气不错,紫堂让管家拿了张大毯子铺在花园的草地上,准备了些孩子们的玩具,还拿了些儿童书籍,讲故事给他们听。

金第一次亲眼见到孩子们,以前都是在手机才能看,而且又没得摸,自己这颗母爱泛滥的心简直没地可去,这回来F国一定要摸个够!

“对了,你们来这边怎么都不说声啊,我都吓到了”。

“不是说了吗”。

“那怎么算啊,来到才说,真是的,你是带金出来度假?”

“算是,顺带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格瑞接过管家泡好的茶。

“其他的事情,不会是学院的教授让你过来这边做学术研究什么的吧?”

“…对”,格瑞过一会才回答。

“我给你们准备好了房间,房间是紧挨着的,我让管家带你们去吧”。

“我和他睡一个房间就好了,金晚上睡觉不乖”,格瑞放下茶杯。

“欸?欸?!——你们发展这么快了?!”紫堂一脸惊讶地看着格瑞。

“你说这话不合适吧..你可是孩子都生了。”

“额…说不过你,格瑞你快说说,上次和你聊的时候,你都不肯告诉我,原来已经追到手了啊,害什么羞啊…”紫堂靠在格瑞耳边说着,笑得一脸揶揄。

“你们在聊什么啊”,金凑到紫堂旁边,好奇地看着他们。

“金,你和格瑞到什么地步啦?”

“欸?”金一下脸红得不行,扭过头捂着脸,小小声地说,“大二的时候,开学的时候,格瑞他…突然告白,害我还以为他是开玩笑的,笑了他好久…然后……”

“嗯嗯,然后呢”,紫堂听得一脸期待。

“然后,然后,然后,他……”金凑到紫堂的耳边悄悄说了几句,紫堂听后,用一种意想不到的眼神看着格瑞,笑得很不怀好意。

“格瑞,没想到你竟然会这样,出乎意料啊…”

“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情而已。”

“不过你们..这么快就同床睡了?”两人应该只是确定了恋人关系啊,最过格的事情就是亲吻,这么快睡在同一张床,是不是有点……

“格瑞从小都是和我一起睡的”,金很随意地说出。

格瑞没说话,只是点点头,紫堂头疼扶额,真是搞不懂青梅竹马相处的要点啊……

聊过这个后,三人接着再聊最近的事情,还有些国内的事情,听格瑞说,安老师似乎准备与雷狮先生结婚了,卡米尔和埃米也发展得不错,听说也是甜蜜中。

不过是在国外呆了一段时间,国内变化好大啊,身边的人与事都变了好多。

聊得正开心的时候,管家走过来说是有电话找紫堂,紫堂点点头,让格瑞和金先聊着,自己先去接个电话,就离开了。

进到宅子里,管家说,电话打来的是宅子里的老电话,一般没什么人会用这个打电话,估计是嘉德罗斯的客户什么的吧,紫堂没想太多便拿起电话,喂了声。

“紫堂先生,疏久未闻,我是雷狮,有点事想找你帮忙。”

“雷狮先生,你好,有什么事情吗?”紫堂摆摆手让管家去忙。

“那么我就单刀直入了,是关于安迷修的事情。”

“安老师的?”

电话交谈持续了有半小时,期间紫堂基本都是皱着眉头的。

“好,这件事我会全力协助您的,那我就先挂了”,紫堂结束了通话之后,叹了口气,整理了下心情,走向花园的方向。

嘉德罗斯下午回家的时候,看见家里多了两个人,紫堂正围着围裙在厨房煮东西,管家说是,紫堂少爷为了款待客人亲自下厨。

金和格瑞坐在客厅悠悠闲闲地看着电视,嘉德罗斯径直走向厨房,悄悄从身后抱住紫堂,将头埋在他的脖颈边,说:“我回来了,下厨怎么不叫仆人们啊”。

“你平时都不让我下厨,现在家里来了客人当然要好好款待了”,紫堂勺起点汤尝了尝味,笑着拍拍嘉德罗斯的头,关了灶子,拿过一旁的碗,将汤盛好放在一边。

“第一次穿围裙的样子,不想给别人看见…”

“哈哈,你在撒娇吗,好啦,放开吧,我还要再弄几个菜呢。”

“不要,你亲我一下,我就放开”,嘉德罗斯不怀好意地笑着看着紫堂。

“感觉你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不亲就不放”,嘉德罗斯决定耍赖到底。

“真是的…”紫堂往他脸上轻轻嘬了一口,“好啦,亲了哟,快放开吧,我得赶紧做饭”。

“如果不是他们在,我直接在这上了你,太可爱了……”嘉德罗斯默默自言自语,紫堂扭头惊恐地看着他,“不会啦,都吓成这样了”,嘉德罗斯趁他愣住的时候,在他脸上偷了个香,便离开了厨房。

紫堂看着他的背影,嘟囔了句:“就知道欺负我…”

嘉德罗斯走到客厅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撑着头看着电视里的影像,格瑞瞥了他一眼,说:“都准备好了?”

“就差最重要的部分了”。

 


 

#日常的~谢谢大家的支持~

 

#感觉我废话好多,这样怎么写到完结啊…… ã€cry . jpg】


【嘉幻ABO】愛して65

#渣文,求轻喷


#严重ooc

 

 


在与父亲通话详谈之后,嘉德罗斯和我说了很多。看着他郑重且庄重地对我说,自己会在最好的时间,以最好的方式,将我迎娶。

其实对于婚礼的大小形式,我并没有什么要求,我们是要携手走完一生的人,在对的时间遇见你,我认为这样就已经足够了,人的一生中,最重要莫过于爱情、家庭和友情。

我有值得托付的朋友、懂事活泼的孩子、疼我的父亲和爱着我的你,这样的我,已经很幸福了。

就算这样向嘉德罗斯说了,他也只是点头不说话,我感觉到他心中似乎有什么重大的决定,不知他与父亲说了什么,还是父亲对他说了什么,问嘉德罗斯,他只会以各种理由打马虎眼,就是不肯说,还是找时间问问父亲好了。

几天后,紫堂把孩子哄睡着之后,拿手机给父亲打了电话,父亲很快就接通了。

“幻幻,怎么了?”

“父亲,我有点事想问你,你在忙吗?”

“没有,你说就好了。”

“嗯,父亲,你前些天和嘉德罗斯都谈了什么啊?”

“怎么,那小子向你告状了?幻幻,他还只是向你求了婚,你怎么这么快就向着外人了,爸爸很伤心啊……”

“不是的,父亲,父亲在我心里一直都很重要,怎么会说父亲的不是呢…”

“真的?”

“真的!父亲,你也是的,你都多大人了,不要开我玩笑啦,我会生气的!”紫堂再次觉得,自己以前为什么觉得父亲是个严酷的人,明明就是一个活宝。

“好好,幻幻不要生气,你想知道什么,父亲知道的话,都告诉你。”

“父亲和嘉德罗斯是不是做了什么约定?他和父亲谈过之后,就说要在最好的时间,以最好的方式迎娶我,此类的话…感觉不是他的风格。”

自己所熟识的嘉德罗斯很难说出那样的话,看他的状态,更像是,被逼急了。

“是吗,他跟你说了那样的话?我只是让他在明年之前,完成某个目标而已,不是什么大事,我才没有逼着那小子干什么…”

“父亲的决定我当然会放心,只是我怕他太拼命了而已,目标是….什么啊?能告诉我吗,父亲?”

父亲与嘉德罗斯所作下的约定,父亲虽说不是什么大事,但嘉德罗斯当时的表情,心里隐约觉得,应该是个很难的目标,如果自己也能帮上忙就好了。

“幻幻,这个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这是我们两人之间的约定,如果他连我的要求都无法做到,那他就没有资格迎娶你。”

“父亲…”

“幻幻,我真的不懂,你为什么就这么一根筋地吊在他身上呢,世界上比他好的人一定有,你……”

“父亲,嘉德罗斯他…我认为他挺好的,也许没那么好,可是人无完人嘛,说实话,他对我而言就是最好的,这世上如果真的存在比他更好的人,那么我就装作没看见就好了。”

父亲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沉默良久后,深深叹了口气,随意说了几句就挂电话了。

紫堂把手机放在一边,拿过一边的抱枕抱在怀里,脸整个埋在抱枕里。

过了会,紫堂让管家拿来了台笔记本电脑,大一的时候格瑞格瑞教了些黑客知识给自己,后来自己琢磨琢磨,也渐渐上手了,既然问不出答案,那就直接看看嘉德罗斯公司的内部运营就好了,父亲与嘉德罗斯的约定,应该是关于商业方面的,在旁偷偷帮忙,应该不算是插手吧,反正他们不知道就好了。

没一会,紫堂成功黑进了嘉德罗斯旗下公司的总电脑,调出数据,查看过后发现,好像也没有特别的变动,和平常一样运营着,数据看得差不多的时候,紫堂发现在某个加密数据中,有一个隐藏的文件夹,加密的方法还很复杂。

刚好最近试了个新办法,拿你来试试手应该不错,紫堂看着电脑笑了笑,开始对文件的解密。

十几分钟后,紫堂最后按下回车键,文件成功被解密,电脑屏幕上的加载条正缓缓加载中。

快要接近100时,突然紫堂的电脑被不名病毒入侵,文件解密被强制停止,应该是对方发现有人入侵了他们的系统,在做防范,紫堂皱了皱眉,手不停地在键盘上敲着,紫堂在对方准备将自己赶出系统控制时,将加密文件整个复制到自己的电脑上,顺便把自己的痕迹抹掉。

如果嘉德罗斯那边的人顺着网络查来这里就不好了,毕竟要偷偷地从旁协助嘛。

紫堂将解密好的文件打开,里面放着各种不同的文件,打开看的话,里面只写了一些奇奇怪怪的文字和一些完全组不成意思的字母,紫堂对着电脑琢磨了好久,最后还是没有琢磨出什么,把文件发送到手机里,空闲的时候再好好琢磨好了。

“哎,电脑看太久,脖子都疼了,去看看孩子吧。”

另一边——

嘉德罗斯刚下课,便接到公司那边打来的电话,说是有人入侵了总系统,对加密文件进行了解密,不过辛亏发现得早,文件没被打开,但是不排除文件被复制了去。

“好,我知道了,你们继续查那个人的id,顺着id找到那个人的所在地,还有加密文件,打开了也不用怕,里面的东西只有我才看得懂,不用担心”,最后再嘱咐几句,便挂了电话。

怎么会有人对那份文件有兴趣,但是也不是什么会影响到公司运作的东西,不过那人既然能侵入系统一回,也能侵入第二回,看来还是要加紧防范才行。

晚上回到家的时候,见紫堂很认真地抱着手机不知看什么,嘉德罗斯刚走近他身后,轻轻叫了他一声,紫堂一副受惊的样子,猛地把手机藏了起来,紧张地说:“嘉德罗斯,你怎么走路都没声音的呀?”

嘉德罗斯见他那样,皱了皱眉,说:“是你看手机太入迷了,没听到而已,在看什么?”

“只是在看新闻啦,刚看到个大新闻…”紫堂拿出手机凑到嘉德罗斯身边,划开新闻给他看,“看,对吧,感觉世界每天发生不一样的变化啊……”

嘉德罗斯扫了眼手机上的新闻报道,不过是篇娱乐新闻,嘉德罗斯揽过紫堂的腰,埋在他脖颈边,说:“没事少看这些没营养的新闻,多出去走动走动,对身体好”。

“可是,平时除了日常和照顾孩子,我也没什么可以做的了呀,现在回学院的话,孩子我又放心不下,我能怎么办嘛…”

紫堂是在大三进行到中段的时候,被嘉德罗斯强制中止了学习,因为那个时候,肚子已经明显凸现出来了,其实才五六个月大,嘉德罗斯看他挺着个大肚子,不放心,所以就让他回家休养了,学习研究也放置了。

在这边,幸好紫堂学习过些许这边的语言,刚开始勉强可以与同学们进行简单的交流,可是毕竟不是长久之计,为此,紫堂还特地向嘉德罗斯学习了这边的语言,明明嘉德罗斯比自己小三岁,怎么会的那么多啊,真让人羡慕。

大学里,刚好发现了一个有趣的课题,和教授的讨论得也很愉快,正准备做深入研究的时候,竟然要回家待产,明明离生产的时间,还有那么一大段,嘉德罗斯真的有点小题大做了,那会还跟他吵了架,冷战了些天,最后,嘉德罗斯心疼自己,怕自己被情绪影响到身体,便首先向他低头,好声好气地劝他,紫堂也不是不能理解他的想法,也明白是自己有错在先,嘉德罗斯那样做也是为了自己好,最后,跟教授解释了番,然后暂时停掉了学院的课,回家待产了。

“那你想回学院吗?”

“等孩子一岁多的时候,再回去吧。”

“都听你的,学院那边我会沟通好的,你想什么时候回都可以”。

嘉德罗斯摸摸他的头,起身上楼去书房处理工作去了,紫堂见嘉德罗斯进到书房之后,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划开,打开后台的文档。

刚刚嘉德罗斯突然回来,差点没被吓死,幸好刚看过新闻没多久,不然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紫堂暗暗松了口气,拿出手机继续琢磨文件中完全看不懂的文字和字母,这些到底要怎么读才对呢,用了那么多方法也解不出来,真是难为人了,不过,不解出来,吃饭都会没心思了,认真想想吧。
晚上吃饭的时候,嘉德罗斯发现紫堂好像在想什么,吃饭都吃得没心思。

“紫堂?”嘉德罗斯轻轻叫了声。

“嗯?怎么了吗?”紫堂猛地回过神来,抬头望着嘉德罗斯。

“你怎么了,看你好像被什么困扰住了。”

“没有,你错觉啦,只是在想孩子的事情而已,继续吃饭吧。”

吃过饭之后,嘉德罗斯去到客厅拿本书准备看会,见紫堂头不回地就往楼上去了。

嘉德罗斯叫来管家询问,说:“管家,今天紫堂都做了什么?”

“紫堂少爷今天就像往常一样,在家里照顾孩子,到花园晒太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不过今天紫堂少爷有让我拿电脑给他。”

“电脑?有注意他在电脑上弄什么吗?”

“这倒没有……”

“好,你先去忙吧”,管家点头应了声,就去忙其他的了,嘉德罗斯捧着书沉思了会,随后将书放在一边,走上楼去了书房,打开书房的电脑,在回收站处看到了某个文件,嘉德罗斯暗暗笑了笑,盖上电脑,离开了书房。

紫堂吃过饭早早回房间,把放在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继续对着那堆看不懂的文字烦恼,太过于专心,以至于后面嘉德罗斯进房间的声音也没有听到。

紫堂在手机屏幕上滑动,嘴里喃喃着:“这个和这个组起来,虽然勉强拼出一段话,可是,意思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啊……zth,这是什么啊,简写吗,到底是什么啊,这到底是谁发明的啊……”

“在苦恼什么呢?”

“这个东西啊,完全看不懂啊…谁?”紫堂习惯性回答,突然想到房间应该只有自己才对……回头往后看,见嘉德罗斯坐在身后,一脸笑容地看着自己。

紫堂猛地缩到床角,把被子扯过来抱着,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容,把手机放在背后藏好,问:“没有…新闻,新闻而已……”

“真的?我怎么看到的是一份文件,紫堂,你不会…就是黑入我公司的人吧?”嘉德罗斯慢慢靠近缩在床角的紫堂,一步步紧逼,直到将他整个人困在手臂间。

“怎么会…”紫堂扭过头尽量不直视嘉德罗斯的眼睛。

“嗯?”嘉德罗斯若有意味的尾音,让紫堂有预感自己会被嘉德罗斯做什么。

“你先走开点,我告诉你就好了……”紫堂推了推嘉德罗斯,示意他离远点,嘉德罗斯往后退了点,紫堂咳了几声,一脸可怜地看着嘉德罗斯,“我担心你因为与父亲的约定而太烦恼了,我想帮你分担下,可是问你,你肯定不愿意告诉我,问父亲,他也不愿意告诉我,所以我只能这么干了,你不要生气,以后不敢了”,说着,手试探性地抓住嘉德罗斯的衣袖,轻轻扯扯。

嘉德罗斯听他说着,脸基本上是无表情的,紫堂以为他在生气,其实不是,因为紫堂泪眼汪汪的样子,加上扯衣袖的动作,简直——太可爱了!!!!!!!

“嘉德罗斯?”紫堂歪头看着他。

“我没有生气,只是…紫堂,你再等我会,我很快就可以实现与你父亲的约定了,到那时候,就没有人会不同意我们在一起了”,嘉德罗斯抓住紫堂的手,一脸认真地看着他。

“其实,这真的没…”

“我希望你幸福,紫堂,他是你的父亲,我必须获得他的认同,我不希望你因为我们的事情,让你和家里人变得关系不好,我认为你不会想这样的,所以不要说没关系什么的之类的话,我希望我们在一起这件事,可以获得祝福,懂了吗,所以,等我,好吗?”嘉德罗斯轻轻将紫堂揽在怀里,在他额前落下一吻。

紫堂听他这么说,不知为何,心中瞬间溢满了幸福,说:“好,不过你不要逞强了,有事一定要说,不然我就再侵入你公司系统”。

“好好,也是厉害了你”嘉德罗斯笑笑抱着他,真是觉得紫堂被自己宠坏了,如果说,以前的紫堂是一个翩翩公子,温润如玉,那么现在的紫堂就是一个持宠而娇的小公主,不过也算了,毕竟是自己宠出来的,成啥样自己都喜欢。

“好了,我要去洗澡了”,紫堂起身去衣柜找睡衣,嘉德罗斯跟着走过去,一手撑在墙边,看着紫堂在衣柜翻翻找找的样子,说:“要不,一起洗?”

说这话的时候,紫堂愣了下,缓缓扭头看向嘉德罗斯,一副想笑不能笑的样子,拿出好不容易找着的睡衣,猛地冲进浴室,然后立马反锁,在浴室里说了声:“我才不要!”就去洗澡了。

嘉德罗斯站在门外笑了笑,就转身离开房间了。

等紫堂洗好澡出来的时候见嘉德罗斯没在房间,拿着毛巾擦头,走出房间,去旁边的婴儿房看看孩子,见孩子睡得正熟,在旁边看了他们会,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婴儿房。

见时间挺晚的了,可是书房还是亮着灯,应该是嘉德罗斯在忙事情,走过去看到他不知和谁在视频通话,说的语言是紫堂没接触过的,紫堂悄咪咪地走到他身后,和他视频通话的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五官深邃,颜值简直和嘉德罗斯有得一比。

正当紫堂看得入迷的时候,嘉德罗斯扭头看了过来,跟视频那边的人说了几句便结束了通话。

“怎么不擦干头发,很容易感冒的”,嘉德罗斯叹了口气,拿过紫堂的毛巾,拉过紫堂,让他坐在自己腿上,拿着毛巾给他擦头。

“一时忘了,对了,刚刚那个人是谁啊,长得好帅啊”。

“一个商业伙伴”,嘉德罗斯听到紫堂夸别的男人帅,心里一阵泛酸。

“他是哪里人啊,你们说的话我都没怎么听懂”,紫堂继续说着,压根没注意到嘉德罗斯逐渐沉下来的脸。

“意大利人,以前认识的,对了,紫堂,我还没问你呢,你的黑客技术是谁叫你的?”

“格瑞啊,跟你说,格瑞好厉害的,他对计算机好有了解的”。

“你还会什么?除了刚才那个。”

“欸?嗯…钢琴、小提琴、画画、英语、法语,还有…就这些吧,以前父亲要我学的”,紫堂掰着手指数着,“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啊?”

嘉德罗斯埋头在紫堂颈边,因为刚洗完澡,紫堂身上有股淡淡的沐浴露的香味,明明对这味道已经很熟悉,但每次闻到,还是会让嘉德罗斯沉醉,大概真的是陷下去了吧。

“早点认识你就好了,那样的话,你的一切都只会被我熟知”,嘉德罗斯抱紧了些,“我不爽,刚刚你说那人帅,还有你和格瑞……虽然从以前开始,我就不爽他,我知道他对你只是朋友,但是,我还是…”

“笨蛋,这有什么好嫉妒的啊,不过,我爱死你这样了,来,这是奖励你的”,紫堂捧起他的脸,失笑,没想到这男人竟是这样的,明明对自己在意得不行,可还是表示得一点都不在乎,像个笨蛋一样,不过,这样的他,也超帅的。

这么想着,紫堂轻轻吻上嘉德罗斯的唇,两人在一起这么久,这是紫堂第一次主动,在嘉德罗斯眼里,紫堂本身就是诱惑,就算紫堂只是单单坐在那看书,可是嘉德罗斯看过去就觉得他诱人。

紫堂的吻很快就离开了,可是嘉德罗斯手放在他的脑后,将两人的分离不久的唇再次合上。

不同于刚才的蜻蜓点水般的吻,两人的舌尽数纠缠着,发出色情的水渍声,紫堂被吻得有点喘不过气,手拍拍嘉德罗斯的肩,示意让他松开,可是嘉德罗斯全然没理,继续与他缠吻。

嘉德罗斯吻够之后,才不舍地放开他的唇,放开之前还舔走了两人相连的银丝,紫堂整个人一下软了,红着脸大口喘着气。

“一个吻怎么满足的了我,我们回房间,我再慢慢向你讨奖励,有孩子之后,我都没好好享受你了”,嘉德罗斯抱起意识不清的人儿离开了书房。

然后,一整晚,房间内都断断续续传来娇喘声和低吼声。

 


 

#日常的~谢谢大家的支持~


#完结还要再等等【掩面尬笑.jpg】


这周的我

有点不想更文( Í¡° ͜ʖ Í¡°)✧

😂😂😂

今天在漫展见到好多好看的小姐姐和小哥哥
*Ù©(๑´âˆ€`๑)ง*

雷狮小姐姐好好看⁽⁽ଘ( ˊᵕˋ )ଓ⁾⁾

艾比酱好可爱(●'◡'●)ノ❤

拍到一个帅帅的轰总😍😍

紫毛请无视😂😂

漫展漂亮小姐姐好多!!!⁽⁽ଘ( ˊᵕˋ )ଓ⁾⁾

努力寻找帅气小哥哥中!ପ( ˘ᵕ˘ ) ੭ ☆

第一次参加初物语,以往都是参加萤火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