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ra ✨きら🐾

lof日常随缘更新

cp不逆不拆

嘉幻tag庆祝中秋的传文活动

白鹿:

 


策划:白鹿


 


主催:白鹿


 


参与人员:


 


第一棒:白鹿@白鹿


 


第二棒:婷子 @地府阴差小婷子 


 


第三棒:零子 @零绝子★性转专业户yes~ 


 


第四棒:曲子 @森诗 


 


第五棒:呆毛 @是一根呆毛吧 


 


第六棒:小k姐 @kira ✨きら🐾 


 


第七棒:璃子 @山姥切璃子 


 


第八棒:卿卿 @浊九卿 


 


传文活动时间:9月21日1:00~9月24日23:00


 


题目:《过往》


 


要求:


 


1:半糖半刀


 


2:r18也可以,每篇文不少于1000+字


 


3:活动为四天,一天至少有两位文手更新




4:记得写出上一篇的链接在自己的文里,如果下一篇出了,也补充补充!


 


 


最后:有是我红红火火恍恍惚惚!!!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哈哈哈好了不逗了,话说这次我也参加了还是第一棒哈哈哈哈,祝这次也成功啊!!!感谢各位文手老师!!!!


 


【话说看见了转发一下qwq】


 

网易!我对你绝望了!

70抽无事发生(*꒦ິ⌓꒦ີ)

我做错了什么!!!!!!!(งᵒ̌皿ᵒ̌)ง⁼³â‚Œâ‚ƒ

迟早把你卸了!(`へ´)=3

终于刷完最新的一章

好虐!真心好虐!( ๑ŏ ﹏ ŏ๑ )

最近工作忙,更文大概要拖得很后了

不过每天都有在更一点

发出的时间遥遥无期啊( ๑ŏ ﹏ ŏ๑ )

看着那一堆工作的我,很崩溃(งᵒ̌皿ᵒ̌)ง⁼³â‚Œâ‚ƒ

【嘉幻】同居三十题


#严重ooc


#1~5题


#已交往前提设定

 

 

01 相拥而眠

 

自从嘉德罗斯和紫堂确定关系后,嘉德罗斯不容紫堂拒绝地将他的家当全部搬到了自己家里,美名其曰说是情侣应该离得近些。

紫堂刚开始在嘉德罗斯家住的时候,嘉德罗斯本想着让两人睡一间房间,可是紫堂认为不太好,所以他就给紫堂准备了一间客房,让紫堂住在那。

紫堂开心了,可嘉德罗斯就不开心了。

将紫堂强拉过来与自己同居,本就想着可以和紫堂酱酱酿酿的,现在倒好,紫堂一来就说要和自己分开睡,房间就在对面,嘉德罗斯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袋里都是紫堂,最后猛的掀开被子下床,拿起枕头就往房间外走去。

紫堂睡到一半发现身边的位置稍微塌陷了下去,悠悠睁开双眼,半醒不醒的样子。

“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听到紫堂声音的一瞬间,愣住了身子,随后掀开被子,钻进了被窝,一手揽过紫堂的腰,头靠在紫堂的怀里。

“我怕黑,要跟人一起睡才行”,嘉德罗斯随便编了个理由。

“是吗,睡吧......不怕......”紫堂很困,脑袋也跟着有些不清醒,摸摸他的头后,慢慢又睡了回去。

嘉德罗斯看着再次入睡了的紫堂,在他嘴上偷偷亲了下,然后埋入他的怀中,幸福地睡着了。

 

02 ä¸€èµ·å¤–出购物

 

同居后,紫堂和嘉德罗斯的工作时间不一样,经常是紫堂睡着的时候,嘉德罗斯才下班回家,要不然就是,嘉德罗斯醒的时候,紫堂已经出门上班了。

两人总不能好好找时间坐下聊聊,嘉德罗斯经常上班的时候都是低气压,散发出的黑气都能吓死个人。

某天,嘉德罗斯不用加班,早早就下了班,回到家发现紫堂正准备出门买东西,嘉德罗斯急急忙忙地将公文包和西装外套往家里的沙发上一扔就跟着紫堂一起出门了。

“最近工作很忙?”

“等项目完成了,就会闲下来的”。

“每天早上看见你一脸疲累的样子,自己又帮不上忙,总觉得有点...心疼又无助。”

“没事的,你在我身边就是我们的动力,你都不知道我每天都是紫堂不足,没有时间补充能量,我超想和你亲热的......”

“这是外头,你别这么说啊,别人会误会的!”紫堂上前把手放在他的嘴上,脸红红地看着他。

嘉德罗斯笑着点了点头,拿来紫堂的手,转而握在手里,牵着他的手,走在路上,紫堂见路上的人都扭头看过来这边,想挣开手,可是嘉德罗斯握得紧,径直拉着他走进超市,走进超市的时候,嘉德罗斯回头对他说:“走吧,如果不拉紧你,我怕你走丢。”

“...我才不会...”紫堂低头不去看他,嘉德罗斯似乎能从那发丝间看到紫堂的红着的脸,不过到后来,紫堂没再挣扎,任由嘉德罗斯牵着。

 

03 åŠå¤œä¸€èµ·çœ‹ææ€–电影

 

紫堂手里拿着今天朋友给他的碟片,那朋友听说紫堂谈恋爱了之后,塞了一张恐怖电影的碟片给紫堂,说是和爱人一起看的话会感情升温。

紫堂叹了口气,将碟片随手扔在客厅的茶几上,收拾了下东西就去洗澡了。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嘉德罗斯已经下班回到家,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紫堂拿着毛巾在擦头发,嘉德罗斯抬眼望向紫堂,说:“紫堂,你爱看这个?”

“什么?”

“碟片,茶几上的。”

“那是同学硬塞给我的,我明天得还回去。”

“这个...我好像听说过,同事也推荐过给我”。

“是吗...那,看?”紫堂坐到他身边,拿起那盒碟片。

“看吧,反正无聊”,嘉德罗斯起身去厨房倒水。

“嗯”,紫堂起身将碟片放入机器里,调好机器之后,坐回沙发上,拿遥控器按开电视。一开电视,屏幕上便出现了影片的开始画面,紫堂拿过一旁的抱枕抱在怀里,刚想拿起桌面上的水喝口的时候,屏幕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人,猛地鬼叫一下,吓得紫堂水差点没拿稳。

接下来的时间,紫堂基本脸部表情是不受控的,很害怕,但是脸上只能皱着眉,手死死抓着抱枕,手心出的汗渐渐浸湿了抓着抱枕的位置。反观嘉德罗斯,一脸淡定地坐在旁边,无表情看着屏幕上不停闪现的恐怖画面。

碟片放完之后,紫堂脑子都是画面里那些女鬼的样子,两人回房间之前,紫堂小小地拉住嘉德罗斯的衣角。

“你不是怕黑吗...我们一起睡吧...”

 

04 ä¸€æ–¹çš„起床气

 

周末,紫堂早早起床弄早餐,收拾房子。嘉德罗斯一般周末的时候,都会睡到很晚,平时上班都要早早起床,对着公司里的文件臭着脸,一天的心情都不好了。

“嘉德罗斯,起床啦,早餐要凉了...”紫堂见已经8点多了,嘉德罗斯还在床上睡得一塌糊涂。

嘉德罗斯没有动作,睡得还很熟。紫堂用手拍拍嘉德罗斯,想把他叫醒,嘉德罗斯似乎有些许转醒,皱了皱眉,翻了个身,微微睁开眼睛。

“让我再睡会......”

“起来了啦,起来,起来,起来,起来——”

“唔....再睡会...”

“不要睡了,起来啦!”紫堂见嘉德罗斯还是不肯起床,直接上手掀了嘉德罗斯的被子。

嘉德罗斯一脸没睡醒的样子慢慢坐起身,脸色超级不好,紫堂没有注意到嘉德罗斯的脸色,自顾自在一旁收拾被子。

“赶紧去刷牙洗脸,早餐给你弄好了,别发呆了。”

“......”

“嘉德罗斯?呀!”

嘉德罗斯黑着脸一手把紫堂压在床上,黑着的脸透着满满的不爽。

“你做好了叫醒我的代价了吧......”

“欸?!什么,什......!!”

然后,紫堂就被嘉德罗斯拖着在床上让他知道了硬叫他起床的后果。

 

05 åšé¥­

 

嘉德罗斯每天下班回家,最幸福不过于就是开门后,闻到饭菜的香味,爱的人穿着围裙出来迎接自己。

紫堂做饭的手艺简直没话说,每回下班回家途中总是在想着今晚的饭菜,想着想着就不自觉加快了脚步,想快些回到家。

“今天的菜也好好吃...”嘉德罗斯咀嚼着口中的排骨,享受着美味。

“今天的排骨我试了新的做法,肉更滑。”

吃饭的时候,紫堂和嘉德罗斯时不时就说些自己的事情,然后吃过饭后,嘉德罗斯负责洗碗,紫堂负责在旁边接他递过来的碗碟。

“我要不要也学学做饭?”嘉德罗斯洗着洗着碗,突然说道。

“你有时间的话,我可以教你啊,很简单的”。

几天的周末,紫堂和嘉德罗斯买好了材料,紫堂在一旁指导嘉德罗斯,情况很糟糕——切菜块块形状不一,炒菜盐下太多,有时候油都能忘下,炸鸡块差点把厨房炸了。

从此,紫堂就禁止嘉德罗斯进厨房了。

 

 

& å†™å¾—有些草率,不喜勿看

 

&咸鱼期间的无聊发想 ã€ç˜«æ­».jpg】


种草种草

攒钱攒钱(ノ>▽<。)ノ

Flower Knows的新品眼影好好看!!!!

白发的周棋洛好帅

莫名戳中我的萌点(●´Îµï½€â—)♡

白起换了身帅帅的军装

果然,这个游戏除了许墨墨外,别的男人都有好多衣服😂😂

【嘉幻ABO】愛して —墨莘篇—

#中篇


#严重ooc


#字数一万+,大家慢慢食用

 


雷狮很兴奋,今天是第一次要单独和锦莘吃饭,本来安迷修也去的,不过学校那边出了问题,脱不了身,便让他们两个自己去,雷狮心里有点小紧张,锦莘一直还是不肯叫自己一声父亲。

锦莘外表虽生得像安迷修,性子却有自己的影子,软的硬的都不肯收,特意讨好反而还会出现反效果,在这种时候,真的很恨自己的臭性子。

“叔叔,叔叔?”

雷狮坐在驾驶位上,撑着头发呆,没注意车窗外的状况。锦莘下课之后,直接拿着书就出来了,不想让那人等太久,明明自己以前啊么讨厌他,可是,他实际出现在自己眼前,听自己发牢骚。将这么多年憋着的话都喊了出来,心里好受了很多。

不过,承认身份什么的,还是要认真考察的!

“啊,来了啊,上车吧”,雷狮扭头看见锦莘在车外,按下车里的锁键,让锦莘上车。

锦莘打开了后座的门,坐进去,雷狮见锦莘上车坐好之后,就开车离开了。

墨啼下课正巧走过校门,刚好碰见锦莘上车那一幕,虽然没有看清驾驶位上的人,不过自从上次锦莘被奇怪的人带走之后,安叔叔和自己说是认识的人,让自己不要担心,半信半疑挂了电话,到第二天早上,锦莘的确安安全全地回到了学校,安叔叔也在身边,便放心下来了。

在学校里,锦莘时不时会找去墨啼宿舍找他,给他送些吃的,墨啼想过问下锦莘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锦莘依旧像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便也就没问了。

 

雷狮将锦莘带到一间古色古香的店里,接待员都是穿着旗袍古装的,接待员将两人带到楼上的一个包间,雷狮拿着菜单翻了翻,然后递给了锦莘,说:“莘莘,你看看你想吃什么?”

“好”,锦莘拿过菜单翻看,菜单上大部分是粤菜,清淡为主,只有几道是稍微重口味的,翻看了会,抬头看向雷狮,“叔叔喜欢吃什么?”

“哈哈,我都可以,你看着点就好了”,雷狮笑着看着他,心里却在哭,被自己的亲生儿子叫叔叔什么的,真是不好受,上班的时候看了好久才决定带莘莘来这边吃,安迷修说莘莘好清淡口的,可是自己偏偏喜欢吃重口的,一般出去吃饭,不是烤串就是啤酒,如果被儿子知道了,会不会嫌弃自己,然后就连叔叔都没得了。

“好吧,那就要个清蒸鲈鱼和蒜炒时蔬,还有....水煮鱼,茶水的话,普洱和啤酒,叔叔,你看这样可以吗?”锦莘抬头望向他。

“怎么还点上了水煮鱼和啤酒,莘莘?”

“你喜欢啊,我问过爸爸的,你偏重口,爱吃烤串和啤酒”,锦莘回忆着安迷修对自己说的话,完整复述了出来。

“是吗,那就点吧...”

“好”。

雷狮坐在一边,扶额无奈中,本来还想塑造个好形象的,现在倒好,安迷修那个笨蛋全说出来了,以后都没脸见莘莘了......

锦莘点好菜之后,放下菜单,看到雷狮一副痛心的样子,笑了笑,说:“是我问爸爸的,因为他不愿提起你的事,你回来之后,爸爸变得开朗多了,脸上的时不时会出现的忧愁也少了,我的确讨厌你,因为你离开了我们,一句话不说地就走了,不过现在好了,现在爸爸过得很开心,嘴边总是会挂着你,总是在跟我说你们以前的事情,爸爸让我知道了很多,叔叔许多不为人知的事情”,锦莘低头看着水杯中水荡起的水纹。

“莘莘...”

“不过,承认这件事,我心里那一步始终过不去,等我接受了,可能就好了,也不会很久的,我相信”,锦莘缓缓抬头看向雷狮,露出笑脸。

菜上好之后,两人便开吃了,雷狮向来不是什么开展话题的人,锦莘也是不爱主动开话题的人,然后,这顿饭,两人无声无息就吃完了。吃完走出饭店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雷狮看了看表,已经七点多快八点了,锦莘说明天早上还有早课要赶紧回去了。

雷狮送他到了学校门口,锦莘下车,正准备走的时候,雷狮也下了车,走到他身边,说:“我送你回宿舍吧,晚上一个人走在校道上不安全”。

“我是alpha,没有人会袭击我的,不用担心”,锦莘向他摆摆手,表示不用担心。

“莘莘,我是你的父亲,安迷修跟我说了很多你的事情,包括你所隐藏的事情”。

“爸爸...连这个都说了呀......”锦莘脸上闪过一瞬间的惊愣,而后扭过头低了下来,夜色太黑,使雷狮看不清锦莘的表情。

“来,我们路上说吧”,雷狮把车锁好,跨步走去学校大门。

 

Omega,无论男女都有生殖性能的性别人群,在制度还没有完善、Omega人群还未得到重视的时候,Omega就是最低下的人群,他们被随意虐待,被始乱终弃。后来有人提出了Omega保护法,这种情况才慢慢变好。

直到现在,制度越来越完善,Omega被虐待的事情很少会发生了,不过在人们心里还是会有一些想法——Omega不足alpha那般天生强大,不足beta那般有用,还带着麻烦的发情期,体质弱,只有可以生孩子这点可以派的上用场。

就算是在现在,Omega大部分都是在家照顾孩子,料理家庭,很少会出来工作,如果Omega没有做出太大的成就,公司方面很难会收Omega作为员工,从各个角度考虑的话。

制度完善的今天,Omega还是一定程度上受到歧视。

 

“莘莘,为什么要隐藏你真实的性别,能跟我说说吗?”

“爸爸没有把理由告诉你?”

“为了保护安迷修?我相信这个也占一部分,不过,我认为你心里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而且是说不出来的。”

锦莘听到他的话之后,愣了愣,抿了抿唇,没有回答,只是和雷狮慢慢地走在去宿舍地路上。

“安迷修说了,你想走医道,可是你所报考的学校却是商业为重的大学,为什么?”

“我...想离爸爸近点,爸爸的病需要照顾。”

锦莘眼中流过不知名的光芒,停住了脚步。

“莘莘”,雷狮牵起锦莘的手,“安迷修跟我说过,是不是因为他,你变得太过忍耐了,因为他,你不能去选择你想选择的。”

“爸爸......他这么跟你说?”

“莘莘,现在我回来了,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了,我会努力做到最好,让你可以认可我,承认我这个不成器的父亲。”

锦莘看着两人牵着的手,思绪却飘远了。

 

以前,看到别人家的孩子都可以坐到父亲的肩膀上,看着他们欢声笑语的样子,我很羡慕。爸爸小时候也让我骑在肩上,带着我去游乐园,和我一起坐旋转木马,牵着我的手,给我买小熊,然后一人一支雪糕,笑着走回家去。

有时候我也想任性,可是不行。小时候有一回我和爸爸吵了架,我羡慕同班的孩子都有爸爸和父亲或者爸爸和妈妈来参加亲子运动会,可是爸爸却说那天学校临时有事情不能来了,明明答应了我,做了约定,于是便赌气跑出了家门,跑出一段距离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不知道去到哪了,身边走过的人都是不认识的,无措地站在原地,看着人群来来往往却没有相识的,第一次感到了不安,不敢乱跑,扎身在人群中,走到一棵大树下,坐在那里,四周张望,希望下一秒爸爸就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可是等了许久都没见爸爸的身影。

慢慢的,时间流逝,天空开始遍布乌云,路上的人们都纷纷开始加快脚步,希望不被这场雨牵扯到。我依旧坐在那里,小手紧紧攥得紧紧的,后来,果不其然下雨了,刚开始雨还不怎么大,我躲在树下没怎么淋到,慢慢的,雨就大起来了,大树也挡不住了,还稍稍刮起了点风,路上的人也少了。可是,始终没有见到爸爸的身影,我有点焦急了,离开那里,冲进雨里。

不停地跑着,不知方向地跑着,心里千遍万遍地喊着爸爸,希望他会出现,将自己带回家,不安越来越大,雨也越下越大,完全没有停的形势。

跑累了,旁边刚好有一个公园,躲在公园的小屋里,缩在角落里,把头埋在双璧间,小屋外风雨交加,小屋内一个人也没有,只有一盏灯开着。在小屋里坐了很久,屋外开始打雷,风吹进了屋里,淋过雨的身体开始发凉,有些发抖。

“爸爸,爸爸,为什么...还没来...”我感觉脑袋有些发热,身体很重,嘴里喃喃着爸爸,然后,意识开始涣散,最后就没有知觉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家里了,身体的沉重感已经消去了好多,衣服也换过了,稍稍坐起身,看见爸爸就睡在床边,头发有些湿湿的,眼底下似乎还有点发青。

似乎是起床的动作惊到安迷修了,安迷修悠悠转醒,睁开双眼,看见孩子终于醒了,上前抱住他,哽咽着说:“你终于醒了,吓死爸爸了,以后不许随便乱跑,知道吗!...”后面的话,我没有认真听了,只知道眼泪如雨般流下,那颗原本不安的心终于找到了归宿,抱着安迷修哭得厉害。那场雨后,我很快就好了,几天便活蹦乱跳的了,一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我照常起床,刷牙的时候听见厨房一声巨响,随带着哐哐当当的声音,急急忙忙漱好口,疾步走到厨房,却看见爸爸晕倒在了地上,脸色显得很难受。

这我才想起,爸爸在找自己的时候,一定也淋雨了,爸爸的身体平时稍微受点凉都不行,淋雨了那还得了。

 

就算是现在,我依旧记得那时候自己的任性是多么的可笑,也感受到了自己多么的无能为力。

“对啊......”锦莘想起往事,笑了笑,“我很少为自己而活,因为光是爸爸的事情就已经让我无暇顾及自己了,我为了找到治好爸爸的方法,隐藏性别,选择医道,我放弃了很多,但我是心甘情愿的...”

雷狮看着面前这个平淡着说出这话的孩子,想走上前拥住他,告诉他我回来了,你可以去做回自己了,但是不行,细想自己是否真的有这个资格。

路边灯光照下来,打在锦莘的身上,皮肤白皙得略显苍白,身形纤瘦,似乎下一秒就会被吹走一样,虽然脸上挂着笑,但眼里总有散不去的无奈。

“叔叔,你就先回去吧,我自己可以的”,锦莘将手抽出,朝雷狮摆摆手,就往前走了。雷狮站在原地,抬眼看着锦莘的身影走远,直到消失为止,才离去。

 

第二天,走去上课的路上,碰到了墨啼,他就走在前面不远点,身边围着一堆人,锦莘想走过去打招呼,不过都被人挤出去了,墨啼也完全没有注意到这边,只能叹了口气,走掉了。

墨啼哥哥果然厉害,不论长相还是身家都是一等一的好,身边总会围着一堆人,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自带霸气气场,被大家拥戴也是应该的。

上午的课上完之后,锦莘和同学闲聊了几句就离开了,走出教室的时候,月笙打电话过来了,锦莘接了起来。

“锦莘哥!你这周末有空吗?”刚接起电话,月笙活力且带着娃娃音的声音便传了过来。

“笙笙,怎么了,周末有什么事吗?”

“嗯嗯,我周末能去你家找你吗,我有点事想找你请教下。”

“周末啊...可以啊,我也没什么事,那到时我在家等你。”

“锦莘哥,就知道你最好了,最爱笙笙了,对了,这件事不许告诉哥哥哟,被哥哥知道了,肯定没好事!”

笙笙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带着全家人的宠爱降生,从小就被人宠着大的,墨啼最宠他,什么危险的东西都不给碰,连接触什么人都要排查清楚,有一段时间,笙笙还因为这个跟墨啼闹脾气,离家出走跑到锦莘家去住了段时间,后来还是紫堂叔叔亲自来哄才回去的。

“好,不告诉他,那我们周末见,拜拜”,锦莘挂了电话,把手机装回口袋里,扭头看向玻璃倒影中的自己——带着厚厚的镜框,过额的刘海遮住眼睛,只随便拨弄了两下的头发,活像个死宅似的,这样的自己又怎么能让墨啼在那么多人中认出自己呢?

简直可笑......

 

周末,锦莘早早回到了家,爸爸17点前都会在学校,所以家里没有人,打扫了下家里,然后便把眼镜摘了,顺带扎起碍事的头发,后面扎个小揪揪,前面用一字夹夹起刘海,一下子被头发和镜框遮住的俊秀的脸便露了出来。

刚弄好,门铃便响起来了,应该是月笙来了。

锦莘走去开门,便看到月笙站在门口,戴着白色草帽,着一身休闲装,手里拿着一个餐篮子。

“锦莘哥,我来啦,安叔叔在吗?”

“爸爸在上班,下午才回来,快进来吧。”

“嗯,锦莘哥,这次我是来拜托你教我学做饭的”,月笙走进屋内,把餐篮子放在一旁的桌上。

“学做饭?怎么突然要学,紫堂叔叔不愿意教你?”

“不是,在家学的话,肯定会被哥哥知道的,你也不是不知道哥哥的脾气,总是把我看得太紧了。几天后,修斯哥学校举行运动会,我想给他带便当,可是我不会弄,只好问锦莘哥了,锦莘哥你会帮我的,是吗?”

锦莘看着他满眼亮闪闪的,叹了口气,摸摸他的头,说:“好,那你想做什么菜,我们去超市买材料吧”。

月笙挽着锦莘的手臂,拿出手机划出想做的菜给锦莘看,两人稍微收拾收拾,就出门去超市了。

月笙长得越发好看,与紫堂叔叔越是相像,留了一头及肩长发,稍微带着点卷,配上一双深绿瞳,加上被保养得极好的皮肤,走在街上吸睛百分百啊。

“笙笙,我们要不再买些番茄,或者萝卜?”锦莘推着购物车走到蔬菜区,拿着一个胡萝卜在掂量。

“唔...胡萝卜不好吃......”笙笙憋着嘴,脸上满满是不愿意。

“好孩子不能挑食噢,你不是要给修斯弄便当吗,毕竟是运动后,肯定要营养均衡,对不对?”锦莘把胡萝卜放入购物车里,正想去看啊可能其他蔬菜的时候,锦莘的手机响了,锦莘接起电话,只说了几句便挂了。

“锦莘哥,是谁打来的电话啊?”

“啊,爸爸打来的电话”,锦莘将手机放回口袋里,继续带着月笙逛超市买菜。

把菜买好之后,两人提着菜走回家去,到家后,锦莘去厨房拿出两件围裙,拿出其中一件给月笙穿上,然后给自己围上围裙,熟练地把菜拿出来,准备去厨房处理的时候,月笙也跟了进来,说:“锦莘哥,我也来帮忙,洗菜的话,我可是很在行的”。

“好,我们把材料准备好,我再教你怎么弄”,锦莘点点头,开始去到厨房准备食材。

“笙笙,怎么想到给修斯准备便当?他让你准备的?”锦莘拿出砧板放在料理台上。

“他才不会,他每天都有不同的女孩子给他准备,哪用得着我啊,只是...修斯哥哥,他毕竟对我很照顾嘛,所以我想做点什么作为回礼嘛......”

回礼啊,锦莘甚有意味地看了月笙一眼,露出一抹笑,月笙,这孩子是嫉妒了吧,修斯那小子就是个花花性子,万一以后月笙真看上修斯了,墨啼大概能气疯,想想那个场景就好笑。

“锦莘哥,你在笑什么?”月笙把洗好的胡萝卜拿出来放在漏筛里,扭头看见锦莘看着他笑得怪怪的。

“没有啊,菜洗好了吗?我们准备开始吧”。

“嗯!”

 

锦莘没有想到,月笙比想象中还有点差距,这孩子真的一点料理天赋都没有,差点没把厨房炸了,幸好没让紫堂叔叔教,不然真得炸了不可。

“月笙,运动会是什么时候啊,要不...我教你弄其他的?”

“...”月笙脸上因为刚才的厨房大战蹭上了点灰,头发也有点乱,“锦莘哥,我是不是不适合做饭啊,明明爸爸做得那么好,可是我却那么没用......”

“才不会,每个人都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东西,只要你做的东西是饱含心意的,收的人也一定会收到的,我们可以再努力,没事的”,锦莘摸摸他的头,安慰着。

正说着的时候,门口出传来了声响,好像是谁在按门铃,锦莘走过去,从猫眼看出去,看到雷狮站在门口,锦莘便打开门,说:“怎么这么快就过来了?我还以为你会和爸爸一起来”。

“安迷修说让我先过来,我给你带了水果还有些零食”,雷狮提起手里的购物袋子。

“进来吧”,锦莘拿过他手里的那袋东西,转身走离门口处,雷狮也习惯性地走进屋内,顺手带上门,换好拖鞋,走过玄关到客厅的时候,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不过却有些不一样。

月笙第一次见雷狮,发现这人熟轻熟路地就来到锦莘哥家里,看锦莘哥的态度好像也不是第一次了,和安叔叔似乎也认识,听刚才的语气,似乎三人关系匪浅,也没怎么听锦莘哥提起这人,不会是锦莘哥的男朋友吧?!锦莘哥可是要做我嫂子的人啊,虽然锦莘哥是alpha,但是性征神马的都是浮云的,锦莘哥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人长得好看,而且还温柔,这样的人这个世界简直就是稀有之物,爸爸老是在哥哥耳边说,想把锦莘哥娶进门,可是哥哥那块木头总没想法,这下好了,给别人捷足先登了!

雷狮进屋之后,在沙发上坐下之后,总感觉有股刺刺的眼神射了过来,似乎是那位金发小朋友的原因,雷狮沉思了会,实在找不到自己有哪里惹到这位小朋友了,他怎么从见到自己开始就是刺刺的。

不过,这金发绿瞳,嘉德罗斯家的孩子吧,这么多年了,他们家倒是越来越人丁兴旺了,从岛上出来,重新接触外面的世界,总有种时间流逝太快的感觉。

“莘莘?”雷狮下意识叫了下锦莘,可是却是两个人应了他,一直站在一旁的金发小朋友也开口应了自己,正雷狮疑惑的时候,锦莘给月笙摘了围裙,说:“笙笙,你先回去吧,等哪天有时间了,我再教你”。

“哦,哦”,月笙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锦莘摘了围裙,拿着餐篮子被推出了门口,锦莘和他说了几句之后便关上了门,月笙站在门口沉思了会,然后便扭身离开了。

搭电梯下楼的时候,月笙赶紧给哥哥打了电话,响了没几声,墨啼便接了起来了。

“笙笙,怎么了?”

“哥哥哥哥,你猜我刚才看到了什么!”

“什么?”

“锦莘哥家来了个男人,而且是不认识的,哥哥你有危机了,锦莘哥要被抢走了,你急不急!”

“笙笙,不要玩了,我和锦莘都是alpha,在一起不会有好结果的,你怎么也和爸爸一样了。”

“不管,我不管锦莘哥是alpha还是什么,我就要锦莘哥做我嫂子,你知道那个男人是谁吗,我记得他是黑紫发,紫瞳,长得痞痞的,哥哥你认识吗?”

“紫发紫瞳?”墨啼停下了手中的笔,脑中划过上次在校门口遇见的那个男人。

“对对,哥哥你见过?”

“没有。笙笙,赶紧回家,外面危险,要不要我让管家派车去接你?”

“不要,我打的就好了,哥哥,你不要移开话题,锦莘哥做我嫂子这件事,你到底有什么想法!”

“笙笙,我们都是alpha,我们不会有结果的......”墨啼很无奈,怎么家里的人都这么喜欢逼着他去想这件事,爸爸、笙笙都是,对于以后的伴侣,墨啼不是没想过,找一个贤惠顾家,爱着他同样爱着他的家人的Omega,但是,爸爸知道了他的要求之后,就一直在他耳边唠叨着锦莘。

“哥哥大笨蛋,锦莘哥被抢走了,我可不管,你就哭去吧!”月笙实在受不了他那哥哥的榆木脑袋了,赌气地冲着手机那一边喊道,然后狠狠挂了电话。

月笙走后,锦莘走回客厅,坐在沙发的另一边,雷狮微微瞥了他一眼,想起刚刚那个金发的小朋友,说起来,除了头发,他与莘莘同样有一双绿瞳,不过他的深些,加上刚才,他似乎不止瞳色有点像,名字也有点像啊......

“莘莘?怎么了,不说话?”雷狮试探性地问。

“没,我先去收拾下厨房,叔叔你在这看看电视吧,现在中午一点多,离爸爸下班还有段时间,我先去做饭了”,锦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自顾自站起身,往厨房走去,开始做饭了。

雷狮坐在沙发上看着锦莘的背影,眼里闪过不明的情绪,一会便拿起手机开始点点按按。

等锦莘饭做好之后,没等锦莘叫,雷狮便自觉走过来,坐在餐桌边上,等开饭。锦莘给雷狮摆好碗筷,然后就坐在雷狮对面的位置上,说:“叔叔,我们吃饭吧,不知道合不合你口味。”

“莘莘做的菜都好吃,我都爱吃”。

吃过饭之后,锦莘准备起身收拾碗筷,雷狮拿过他手里的碗筷走进厨房里开始洗碗。

“没想到你会做这些......”锦莘见雷狮很习惯地在洗碗,心里有些惊讶。

“以前安迷修总会逼我做这些,慢慢的就习惯了。”

“爸爸吗?他的确是会这么做...”

“他以前那个性子可是很好笑的,明明是Omega,却总是想着保护别人,总是要强得很,一旦决定了就不会回头,因为这个他也吃了些苦,后来我们相遇,刚开始天天吵架,老是看不对眼,直到最后,我们走到了一起。记得刚谈恋爱那会,我们两个人坐在见面的面店里,踌躇了好久,两个人都不好意思,手在桌子下都拧成麻花,就是不知道说什么,后来,我们两个人就吃了碗面,吃完我就带着他去了公园,静静坐了几分钟,后面安迷修手突然牵住了我的,吓了我一跳。”

“有点没想到,听爸爸说你是一个桀骜不驯的人,没想到也会在谈恋爱的时候不好意思。”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怎么都不能冷静下来,一想到他就在离你那么近的地方,会手足无措那是没办法的。”

“对啊...喜欢的人在离你不远的地方,的确是...冷静不下来......”锦莘歪头靠在厨房的门框边上,似乎想到了什么。

“那会的糗事一拿一大把,现在想起都好笑”,雷狮把洗好的碗筷放在一旁的篮子里沥水,然后拿毛巾擦手。

锦莘没有说话,转身往客厅走去,坐在沙发上的角落里,怀里抱着抱枕,看着电视屏幕里的人在发呆。

雷狮走到他身旁的位置坐下,装作不经意地瞥了他一眼,说:“莘莘,关于那晚的问题,我有了新的答案,你想知道吗?”

锦莘只直视着眼前的电视,没有说话,像是没有听到他说话一般,雷狮也不尬,继续说下去。

“嘉德墨啼”,雷狮说出这个名字的时候,锦莘的眼睛似乎稍稍睁大了些,不过下一秒就恢复原样了,但是雷狮看到了,“帕洛斯带你走的时候,他为了救你和帕洛斯过了招......”

“墨啼哥哥他没事吧!”锦莘听到墨啼和别人打架,下意识地问了出口。

“他没事,他现在不也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你面前吗,我让人调查了下,不得不说,圣王家的保密工作做得不错,这次的调查也没有调查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墨啼哥哥他毕竟是圣王家的长子,当然厉害啦...”

“不过,我听安迷修说,你很粘那位墨啼...你是喜欢他?”雷狮扭头看向他,定睛看着锦莘。

锦莘沉默了许久,雷狮也不说话,整个客厅就只剩下电视机的声音了。过了一会,锦莘慢慢开口道:“对,察觉到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喜欢上他了......你不会是要劝我放弃他之类的吧”。

“怎么会,只是想问问而已,你是Omega,他是alpha,而且紫堂也很中意你,这不都挺好的吗?”

“可他不喜欢我啊,我是Omega这件事,知道的人只有我们,只要我一天是alpha的身份,他就不会选择我。”

“那你就说出自己真实的性别,现在的你已经不用顾及太多了,我会成为你最坚实的护盾,我知道我作为父亲还需要努力,但是,这次我会保护你和安迷修的”,雷狮执起锦莘的手,真诚地看着他。

“我已经隐藏了几年了,就算我公开了身份,向他说出我的心意,他也不会选择我的......”锦莘将手抽出,将脸埋在抱枕里,“他喜欢的不是我。”

“莘莘......”雷狮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能看着他埋在抱枕里,隐隐在流泪的眼角。

雷狮有些后悔自己开始了这个话题,现在好了,还把莘莘弄哭了,被安迷修知道了肯定没好事,都怪那个小子,莘莘这么好,竟然瞎了眼去喜欢其他人。

“莘莘,不要哭了...”雷狮没有安慰过人,唯一安慰过的人还是安迷修,不过对于安迷修的安慰办法不能用在锦莘身上。雷狮坐在一边头疼得打紧,突然脑袋划过了什么,然后拉起锦莘,说:“莘莘,不要哭,我带你去个地方,绝对会让你开心的!”

说完,拉着锦莘就出门了,锦莘眼角的泪还没干,就被雷狮拉上车了,一脸懵逼地坐在车里,直到雷狮开车来到一个公园边上。

这个公园锦莘熟悉,小时候,安迷修总爱带自己来这里,在这里也有着自己好多小时候的回忆,但不知道雷狮带自己来的目的。

停好车之后,两人下了车,雷狮牵着锦莘的手,走在公园的小道上,因为是4点多了,公园里的人不怎么多,锦莘跟在雷狮身后走着,不知道他要带自己走去哪,据锦莘所知,公园里每个角落都给自己走过了,也没有什么新奇的了。

雷狮停下脚步的时候,锦莘也停下了脚步,他们走到了公园里的小湖边,傍晚刮了点风,吹得湖水荡起一圈圈的涟漪,还有小鱼时不时露头。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锦莘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这里是我和安迷修在一起后,相遇纪念日的时候来的地方”,雷狮看着眼前的湖水的涟漪,眼神中透露着温柔,似乎想到了美好的往事。

“这里我也来过,小时候和爸爸来这边野餐,景色很好。”

“他有没有提起过这里藏着的惊喜?”

“惊喜?这不是普通的湖吗?”

“看来是没有啊......那天,我特地让人在湖里准备了惊喜给他,在5点来临的时候,奏响乐歌......”

“会出现什么?”

“你等着便是,对了,你有经常听安迷修哼什么歌,或者曲子吗?”

“歌?好像有,以前爸爸哄我睡觉的时候,总会哼一首曲子给我听,我记得那首曲子非常温柔,像春雨般细细划过一样...可我问爸爸,那是什么歌,爸爸却怎么都不告诉我。”

“祈雨之歌,你还记得那首曲子的旋律吗?”

“大概记得......”锦莘手撑在下巴处,歪头回忆着那首曲子的旋律。

“那么5点到的时候,你唱出那首曲子的旋律,你就知道,当初我为安迷修准备的惊喜是什么了。”

锦莘瞄了瞄公园里不多的行人,心里又很好奇惊喜是什么,思前想后,还是点了点头,雷狮笑着摸摸他的头,与他站在湖边等5点的到来。

 

5点到了,雷狮拍拍锦莘的肩膀,示意他可以唱了,锦莘有些紧张,闭上眼睛,脑中回忆着爸爸给自己唱的那首曲子,口慢慢张开,声音慢慢传出。

今日生まれた

悲しみが

空へ舞い上がる

空は目覚め風を呼び

この胸は震える

あなたを守りたい

運命に触りたい

こぼれた涙

胸のくぼみを

喜びで満たしたいの

It's a tender rain

......

“莘莘,睁开眼,这就是我当初为安迷修准备的惊喜”,雷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锦莘慢慢睁开眼睛,一下被惊喜到。

原本平静的画面,有几束水柱向上喷涌出来,随后跟着喷出多了几束,然后水柱随着锦莘的歌声律动,水滴如同喷雾飘洒下来,在傍晚朝阳的照耀下,如同蒙上一层美丽的面纱一样,围绕着锦莘,雷狮看到这个场景,似乎想起那个时候的安迷修。

他似乎也是这样的表情,一脸惊讶得不敢相信,然后被感动得流泪,想起那时候他哭的那个样子,以前觉得很丑,可不知道那时候怎么想的,就是觉得很美,身边的所有一切,都比不上他,大概是应了那句——情人眼里出西施。

曲子结束的时候,随着最后一个音落下,水柱也慢慢弱下去,湖面也变回原本的样子。

锦莘似乎对于刚才的画面有点冲击过大,自己走了那么多年的公园里竟然藏着这样的景色,爸爸竟然从未对自己提起,不过理由也很简单,这样的场景不论谁看到都会惊讶,不论谁看到都会觉得难忘,更别说是他特地为爸爸准备的,这是爸爸心里对于他的难忘的回忆。

“谢谢,带我来看这个,谢谢......”

“傻瓜,我是你父亲,你能开心,我做什么都可以”,雷狮揉揉他的头,笑着说着,然后,一手勾住锦莘的脖颈,与他欣赏着空中还未消散的水雾。

 

在公园闲逛了会之后,雷狮开车带锦莘回了家,到家的时候,见安迷修在厨房正忙活着,安迷修见两人回来了,便问他们去哪了,顺带说了雷狮两句,说他带锦莘出去这么久不回来,然后雷狮回了他一句,然后他们就开始拌嘴了。

锦莘在他们身后看着,心里总觉得满满的,这个场景自己似乎期待了很久。家里很久没那么热闹了,第一次体验到了双亲的感觉,虽然他们在吵嘴,但从言语都能听出关心。

这个,大概就是自己期待的家庭吧。

锦莘撑着头看着厨房里吵嘴的两人,笑了笑,随后走过去,扑过去,抱住两人。

“哎呀,莘莘,我在做饭呢,不要突然扑过来呀,”安迷修被锦莘突然扑过来吓了一跳。

“对啊,莘莘,很危险的...”雷狮也被吓了一跳。

“只是觉得,自己真的超幸福的,谢谢你们”。

“说什么呢,我们是你的亲人啊......”安迷修拍拍锦莘的背。

“嗯!我爱你们,爸爸,父亲!”

“我们也爱你,莘莘”,安迷修抱住他,心里正感叹孩子终于长大了,“等下!莘莘,你刚刚说什么了?”

安迷修注意到一个问题,锦莘刚刚叫了父亲,他承认雷狮是他的父亲了!正想把这个好消息和雷狮一起共享的时候,见雷狮僵在了原地,良久才开口,说:“莘莘,你刚刚叫我什么?再叫一次?”

“父亲啊,父亲”,锦莘笑着回答了雷狮的问题。

“唔...啊,终于,莘莘叫我父亲了!安迷修你听到了吗,他叫我父亲了!”

锦莘记得那一天,父亲很激动,抱着他回旋了好几圈,害的自己都有些头晕了,不过看他一脸幸福的样子,就随他去了。

仔细想想,父亲也不是坏人,他爱爸爸,爱自己,爱这个家庭,虽然离开了很久,但是他回来找我们。他会因为自己的哭泣而心疼,会因为自己不开心带自己去看喷泉,会因为自己开心而开心,陪伴着自己,像一块护盾,守护着家里的所有人。


父亲,欢迎回家——

 


 

& ç»ˆäºŽæ•²å®Œå•¦......我快不行了,更中篇快更到不能自己了 ã€ç˜«æ­».jpg】


& æ­Œæ›²çš„部分参照了 ã€Šã‚¢ãƒ¡ãƒ•ãƒ©ã‚·ã®æ­Œ~Beautiful Rain~》的歌词,大家可以自行想象


& ä¸‹ç¯‡å¯èƒ½è¦ç­‰å¾ˆä¹…了,大家敬请期待 ~ ~


【嘉幻ABO】愛して —七夕—

#七夕特别节目!——夫夫相性100问

 

#这一次请来了紫堂幻和嘉德罗斯,主持人由kira我来主持,那么废话不多说,开始咯!!!!

 

 

1 请问您的名字?

紫堂【紫堂幻。】

嘉德罗斯【嘉德罗斯。】

 

2 å¹´é¾„是?

紫堂【让我算下...41了吧,不知不觉都这么大岁数了,孩子都大了。】

嘉德罗斯【我比紫堂小三岁,38。老婆,没事,你41了还是长着20岁的脸,美得不行不行的,来,亲一个!】

紫堂脸红【说什么呢,有人看着呢。】

我默默扭过头,假装自己不在。

 

3 æ€§åˆ«æ˜¯ï¼Ÿ

紫堂【男,omega。】

嘉德罗斯【男,alpha。】

 

4 è¯·é—®æ‚¨çš„性格是怎样的?

紫堂【温和吧,顺带有些害羞。】

嘉德罗斯【霸道?老婆经常这么说我。】

紫堂没好气地瞥了嘉德罗斯一眼。

 

5 å¯¹æ–¹çš„性格?

紫堂【霸道,超级霸道,占有欲也很强,总不给我出门,说我到处散发荷尔蒙诱惑别人,我哪里有啊!】

嘉德罗斯摸摸紫堂的头【老婆,你都不知道,你身边的狂蜂浪蝶可是数不胜数,只是你没注意到而已。】

kira ã€å‘µå‘µï¼Œè¿™ä¸ªé—®é¢˜ä½ ä»¬å›žå®¶è‡ªå·±è®¨è®ºå§ï¼Œå˜‰å¾·ç½—斯,你先回答问题。】

嘉德罗斯【温柔贤惠,而且还很可爱,特别可爱!】

kira ã€å‘µå‘µï¼ã€‘

 

6 ä¸¤ä¸ªäººæ˜¯ä»€ä¹ˆæ—¶å€™ç›¸é‡çš„?在哪里?

嘉德罗斯【大学入学,那时候还是老婆带我去的宿舍。】

紫堂【嗯嗯,我也一样。】

 

7 å¯¹å¯¹æ–¹çš„第一印象?

紫堂【嗯...觉得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因为他那时候是跳级进来的,在学校里很多人都在说。】

嘉德罗斯【第一次见的时候,觉得他糯糯的,总是笑面迎人。】

 

8 å–œæ¬¢å¯¹æ–¹å“ªä¸€ç‚¹å‘¢ï¼Ÿ

紫堂【很帅,学东西很快,会说很多种语言。】

嘉德罗斯【老婆最大的优点就是可人,只是站在那都能让我疯狂,其他的还有会乐器、料理很棒、画画方面很厉害.....很多很多,说上几天都说不完。】

紫堂含情脉脉地看着嘉德罗斯【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也含情脉脉地看着紫堂【老婆......】

我猛地把手里的板子挡住他们两人传情的眼神【stop!!!!!我还在呢,收敛点!】

紫堂不好意思地扭过了头,嘉德罗斯很不爽地瞥了我一眼,顺带还啧了我一下。

 

9 è®¨åŽŒå¯¹æ–¹å“ªä¸€ç‚¹ï¼Ÿ

紫堂【霸道,占有欲强!】

嘉德罗斯【老婆,我霸道是有原因的,你是我一个人的,凭什么要给别人惦记。】

紫堂【没人惦记我啦,你总是在想什么啊。】

嘉德罗斯揽过紫堂的腰【老婆你就是太单纯了,被人骗了还帮人数钱,这样不行的。】

紫堂赌气地鼓起嘴巴【我才不会!】

我【哈哈,好啦好啦,别吵架,好好相处好好相处,好吗?】

 

10 æ‚¨è§‰å¾—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嘉德罗斯【必须好。】

紫堂【现在不好!】

 

11 æ‚¨æ€Žä¹ˆç§°å‘¼å¯¹æ–¹ï¼Ÿ

紫堂【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老婆,幻幻,糖糖。】

 

12 æ‚¨å¸Œæœ›æ€Žæ ·è¢«å¯¹æ–¹ç§°å‘¼ï¼Ÿ

紫堂【就普通的就行了,就名字吧。】

嘉德罗斯【我希望他叫我老公,不过他总是害羞,所以,哎......】

 

13 å¦‚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紫堂【动物啊...老虎吧。】

嘉德罗斯【兔子!】

 

14 å¦‚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紫堂【亲手做一顿大餐,弄一个蛋糕。】

嘉德罗斯【给他一个惊喜,比如烟花、气球这些。】

 

15 é‚£ä¹ˆæ‚¨è‡ªå·±æƒ³è¦ä»€ä¹ˆç¤¼ç‰©å‘¢ï¼Ÿ

紫堂【嗯...其实他送什么我都会开心的,因为这是他精心准备的啊。】

嘉德罗斯【他把自己送给我就是最好的礼物。】

 

16 å¯¹å¯¹æ–¹æœ‰å“ªé‡Œä¸æ»¡ä¹ˆï¼Ÿä¸€èˆ¬æ˜¯ä»€ä¹ˆäº‹æƒ…?

紫堂【他就是霸道这一点不好,上次他还把我的一个学生吓到了。】

嘉德罗斯【老婆,那个人对你图谋不轨,还把情书都塞你包里了,你没发现而已,这样的人必须尽早杜绝!】

紫堂【那是我学生,他递来的不一定是情书啊,你怎么总这么看别人,又不是世界上都会对我有图谋不轨的想法!】

嘉德罗斯【我可爱的老婆大人,你身边的人,特别是你那群学生,总是用奇怪的目光打量你,你没看出来?】

紫堂【就是没有,就是因为你霸道!不听解释!】

夫夫吵架神马的,还是不掺和了,由他们去吧。

 

17 æ‚¨çš„毛病是?

紫堂【太容易心软。】

嘉德罗斯【太霸道......】

 

18 å¯¹æ–¹çš„毛病是?

嘉德罗斯【老婆没有毛病,老婆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

紫堂无语地看了嘉德罗斯一眼【还是那个,霸道而且占有欲强,还有小心眼。】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紫堂【他太过干涉我的工作,总是管得太紧,我又不是生活不能自理。】

嘉德罗斯【他总是不知道自己有所诱人,这件事是我一直头疼的。】

 

20 æ‚¨åšçš„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紫堂【大概就是和别人靠的太近,或者是,和别人接触过多这些吧。】

嘉德罗斯【总是管得多。】

 

21 ä½ ä»¬çš„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紫堂【结婚多年了。】

嘉德罗斯【一样。】

 

22 ä¸¤ä¸ªäººåˆæ¬¡çº¦ä¼šæ˜¯åœ¨å“ªé‡Œï¼Ÿ

紫堂【其实我们两人感情刚开始有些不稳定,恋爱阶段都还没怎么经历就已经准备下一阶段了,所以约会的话,在F国那会吧,在中心广场。】

嘉德罗斯【老婆对不起,都怪我以前太婆妈了,害你那么伤心......】

紫堂【好啦,都过去这么久了,现在你在我身边不就好了吗,这样就足够了。】

 

23 é‚£æ—¶å€™ä¿©äººçš„气氛怎样?

紫堂【气氛啊...很开心,虽然那时候我们关系还处在尴尬的阶段。】

嘉德罗斯【那时候我可是卯足了劲要追回老婆的,一分一毫都不能失策啊。】

紫堂【哈哈,没想到那时候,你会这么想。】

嘉德罗斯【我又没追过人,紧张是肯定的。】

 

24 é‚£æ—¶è¿›å±•åˆ°ä½•ç§ç¨‹åº¦ï¼Ÿ

紫堂【程度?我那时怀上他的孩子了,不过我们还没确认关系。】

嘉德罗斯【在漫漫追夫路持续努力着。】

 

25 ç»å¸¸åŽ»çš„约会地点?

紫堂【现在一般都会去他的办公室,他工作忙,还不按时吃饭,我就过去督促他,闲下来的话,他就会带着我到处去。】

嘉德罗斯【游乐园或者爬山,带着他去看花田,坐热气球。】

 

26 æ‚¨ä¼šä¸ºå¯¹æ–¹çš„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紫堂【料理,或者偷偷给他惊喜,吓他一跳。】

嘉德罗斯【准备好去的地方,然后规划路线,策划活动。】

 

27 æ˜¯ç”±å“ªä¸€æ–¹å…ˆå‘Šç™½çš„?

紫堂【我。】

嘉德罗斯坐在旁边点点头。

 

28 æ‚¨æœ‰å¤šå–œæ¬¢å¯¹æ–¹ï¼Ÿ

紫堂【如果将爱比作瓶子那般大,那我的爱便像那快要溢出的水。】

嘉德罗斯【很喜欢,无法言语地,心只为他跳动。】

突然觉得有点恶心的我...

 

29 é‚£ä¹ˆï¼Œæ‚¨çˆ±å¯¹æ–¹ä¹ˆï¼Ÿ

紫堂【爱。】

嘉德罗斯【爱。】

 

30 å¯¹æ–¹è¯´ä»€ä¹ˆä¼šè®©ä½ è§‰å¾—没辙?

紫堂【嗯...想想啊,他说情话我一般都没辙。】

嘉德罗斯【撒娇,红着脸说老公抱抱之类的。】

紫堂【我哪有说过这种话!】

嘉德罗斯【有,不过那时候你喝醉了,醒来之后就忘了。】

紫堂【不会吧,我喝断片了?!】

嘉德罗斯【嗯嗯,真后悔那时候怎么没有拿手机录下来。】

 

31 å¦‚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紫堂【嘉德罗斯不会变心的,我相信他。】

嘉德罗斯【不可能,我不会让他有这么做的机会。】

 

32 å¯ä»¥åŽŸè°…对方变心么?

紫堂【绝对不原谅!】

嘉德罗斯【同上。】

 

33 å¦‚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紫堂【这种事情很难有,我们都是一起出门的,没有迟到的情况。】

嘉德罗斯【我一般都会直接去接老婆的,所以不会的。】

 

35 å¯¹æ–¹æ€§æ„Ÿçš„表情?

紫堂【嗯...其实,嘉德罗斯工作时候的样子我觉得挺性感的...】

嘉德罗斯【床上的样子!】

 

36 ä¸¤ä¸ªäººåœ¨ä¸€èµ·çš„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紫堂【看着我的时候。】

嘉德罗斯【平常的样子。】

 

37 å…·ä½“什么事情?

紫堂【就是他工作的时候,不经意抬起头看向我,然后笑了下那种。】

嘉德罗斯【他在做饭的时候,穿着围裙的样子。】

 

38 åšä»€ä¹ˆäº‹æƒ…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嘉德罗斯【两人在一起便是幸福,对吗,老婆。】

紫堂【对。】

 

39 æ›¾ç»åµæž¶ä¹ˆï¼Ÿ

紫堂【有过,不过少,很快就结束了。】

嘉德罗斯【我老婆脾气那么好,很少会吵的。】

 

40 éƒ½æ˜¯äº›ä»€ä¹ˆåµæž¶å‘¢ï¼Ÿ

紫堂【都是些小事,就无非刚才讲的那些情书啊,学生的。】

嘉德罗斯【嗯,大多都是这些有关的。】

 

41 ä¹‹åŽå¦‚何和好?

紫堂【一般都是他主动来认错的。】

嘉德罗斯【我不想睡书房嘛......】、

 

42 è½¬ä¸–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紫堂【一定。】

嘉德罗斯【必须的。】

 

43 ä»€ä¹ˆæ—¶å€™ä¼šè§‰å¾—自己被爱着?

紫堂【嘉德罗斯吃醋的时候。】

嘉德罗斯【老婆一个眼神就是爱我的眼神,他看着我,我就有种被爱着的感觉。】

 

44 æ‚¨çš„爱情表现方式是?

紫堂【陪伴。】

嘉德罗斯【占有,霸道。】

 

45 ä»€ä¹ˆæ—¶å€™ä¼šè®©æ‚¨è§‰å¾—“已经不爱我了”?

紫堂【没有。】

嘉德罗斯【没有的。】

 

46 æ‚¨è§‰å¾—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紫堂【花?我没怎么研究过花,不过我一般会选择...桔梗吧,总觉得挺合适的。】

嘉德罗斯【铃兰,那种花给我的印象我觉得挺合适老婆的。】

 

47 ä¿©äººä¹‹é—´æœ‰äº’相隐瞒的事情么?

紫堂【没有。】

嘉德罗斯【我什么事都会向老婆汇报的。】

 

48 æ‚¨çš„自卑感来自?

紫堂【以前会有,因为不知道自己是否能配得上他,现在不会了。】

嘉德罗斯【没有,我向来没有这种东西。】

 

49 ä¿©äººçš„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紫堂、嘉德罗斯【公开的。】

 

50 æ‚¨è§‰å¾—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紫堂【一辈子。】

嘉德罗斯【甚至下辈子也会延续。】

 

51 è¯·é—®æ‚¨æ˜¯æ”»æ–¹ï¼Œè¿˜æ˜¯å—方?

紫堂【这是什么?】

嘉德罗斯【这个问题就跳过吧,显而易见。】

 

52 ä¸ºä»€ä¹ˆä¼šå¦‚此决定呢?

紫堂【我还没理解刚刚的问题,嘉德罗斯你知道吗?】

嘉德罗斯【没事,老婆不知道也没关系的。】

紫堂【哦...】

嘉德罗斯【一生下来便决定了。】

 

53 æ‚¨å¯¹çŽ°åœ¨çš„状况满意么?

紫堂、嘉德罗斯【满意。】

 

54 åˆæ¬¡H的地点?

紫堂【酒店。】

嘉德罗斯【同上。】

 

55 å½“时的感觉?

紫堂【嗯...其实我也不怎么记得了,因为发情期突然就来了。】

嘉德罗斯【很爽...】

 

56 å½“时对方的样子?

紫堂【意识模糊,所以就...】

嘉德罗斯【非常性感!】

 

57 åˆå¤œçš„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紫堂【记得是不怎么开心的对话。】

嘉德罗斯【对啊...】

 

58 æ¯æ˜ŸæœŸH的次数?

紫堂【这个怎么算啊,我也没数过啊。】

嘉德罗斯【每周3回。】

紫堂【你怎么记那么清......】

嘉德罗斯【这可是我的性福大事,当然要记清楚了。】

 

59 è§‰å¾—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紫堂【少点好吧,每次完事之后,我都是腰酸背疼的。】

嘉德罗斯【一周7回!】

 

60 é‚£ä¹ˆï¼Œæ˜¯æ€Žæ ·çš„H呢?

紫堂【舒服吧...这个我也不好说...】

嘉德罗斯【销魂,难忘。】

紫堂【嘉德罗斯!你就不能有点羞耻心吗!这么平常地就说出这些。】

嘉德罗斯【老婆,羞耻可给不了你性福噢。】

 

61 è‡ªå·±æœ€æ•æ„Ÿçš„地方?

紫堂【脖子,或者腰。】

嘉德罗斯【耳朵。】

 

62 å¯¹æ–¹æœ€æ•æ„Ÿçš„地方?

紫堂【头?上次弄他头的时候,他就会下意识地躲。】

嘉德罗斯【几乎全身。】

 

63 ç”¨ä¸€å¥è¯å½¢å®¹H时的对方?

紫堂【嗯...有点过猛了。】

嘉德罗斯【意乱情迷,一副羞答答的样子。】

 

64 å¦ç™½çš„说,您喜欢H么?

紫堂脸红【嗯......】

嘉德罗斯【喜欢。】

 

65 ä¸€èˆ¬æƒ…况下H的场所?

紫堂【家里。】

嘉德罗斯【一样。】

 

66 æ‚¨æƒ³å°è¯•çš„H地点?

紫堂【没有。】

嘉德罗斯【在我办公室的桌子上,我一直想试试。】

 

67 å†²æ¾¡æ˜¯åœ¨H前还是H后?

紫堂似乎想起了什么害羞的事情【都有......】

嘉德罗斯【对。】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紫堂【没有,总是不知不觉就开始了。】

嘉德罗斯【嗯,没错。】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紫堂、嘉德罗斯【没有。】

 

70 å¯¹æ–¼ã€Œå¦‚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紫堂【反对,感情是强扭不来的。】

嘉德罗斯【看对象是谁,是老婆的话,我同意这种想法。我的人只能是我的。】

 

71 å¦‚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麽做?

紫堂【想象不到那个画面呢...】

嘉德罗斯【呵,我就让他永远见不到明天。】

 

72 æ‚¨ä¼šåœ¨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紫堂【不管前还是后,我都会觉得不好意思......】

嘉德罗斯【都不会。】

 

73 å¦‚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紫堂【拒绝他,这么不爱惜自己。】

嘉德罗斯【揍他一顿,然后以后都不见他。】

 

74 æ‚¨è§‰å¾—自己很擅长H吗?

紫堂【不觉得。】

嘉德罗斯【问我老婆,他知道。】

 

75 é‚£éº½å¯¹æ–¹å‘¢ ï¼Ÿ

紫堂【嗯...】

嘉德罗斯揽过紫堂,狠狠地在他嘴上亲了口。

 

76 åœ¨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紫堂【没想到......】

嘉德罗斯【再来一次。】

 

77 æ‚¨æ¯”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紫堂【带进攻性的。】

嘉德罗斯【所有,最喜欢就是老婆眼睛红红的,看着我的时候。】

 

78 æ‚¨è§‰å¾—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紫堂、嘉德罗斯【接受不了。】

 

79 æ‚¨å¯¹SM有兴趣吗?

紫堂【SM?是什么领域的名词简称吗?】

嘉德罗斯【会弄伤老婆的,虽然想,但还是算了。】

 

80 å¦‚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紫堂【唔...会乱想。】

嘉德罗斯【我会主动去推倒他的,不用担心。】

 

81 æ‚¨å¯¹å¼ºå¥¸æ€Žéº½çœ‹ï¼Ÿ

紫堂【这属于犯法行为,我很不喜欢。】

嘉德罗斯【嗯嗯。】

 

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紫堂【他总是太久了...我腰受不了。】

嘉德罗斯【没有。】

 

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紫堂【厨房,有一次他直接把我压在料理台上直接......】

嘉德罗斯【噢,那次啊,我还是觉得在阳台那次猜最难忘。】

紫堂【你不要说了!】

 

84 æ›¾æœ‰è¿‡å—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紫堂【......有,我发情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去诱惑他。】

嘉德罗斯【嗯。】

 

85 é‚£æ—¶æ”»æ–¹çš„表情?

紫堂【吓了我一跳,他流鼻血了,还以为他怎么了呢。】

嘉德罗斯【就是脑子处理系统爆了而已。】

 

86 æ”»æ–¹æœ‰è¿‡å¼ºæš´çš„行为吗?

紫堂【没有。】

 

87 å½“时受方的反应是?

紫堂【嘉德罗斯不会强迫我做不爱的事情的。】

嘉德罗斯在旁边附和地点点头。

 

88 å¯¹æ‚¨æ¥è¯´ï¼Œã€Œä½œä¸ºH对象」的理想是?

紫堂【这个倒没想过。】

嘉德罗斯【嗯,我也是......】

 

89 çŽ°åœ¨çš„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紫堂【嗯。】

嘉德罗斯【紫堂就是我心目中绝无仅有的宝物。】

 

90 åœ¨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紫堂、嘉德罗斯【没有。】

 

91 æ‚¨çš„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紫堂【酒店。】

嘉德罗斯【一样。】

 

92 é‚£æ—¶çš„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紫堂、嘉德罗斯【是。】

 

93 æ‚¨æœ€å–œæ¬¢è¢«å»åˆ°å“ªé‡Œå‘¢ï¼Ÿ

紫堂【嘴吧。】

嘉德罗斯【脸或者额头。】

 

94 æ‚¨æœ€å–œæ¬¢äº²å»å¯¹æ–¹å“ªé‡Œå‘¢ï¼Ÿ

紫堂【头。】

嘉德罗斯【脖颈处,或者锁骨。】

 

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紫堂【可能就是娇喘吧,我总觉得我一叫出声,他反应就会更大。】

嘉德罗斯【用力地耕耘。】

 

96 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紫堂【脑袋混乱,一片空白。】

嘉德罗斯【想着怎么能让老婆更舒服。】

 

97 一晚H的次数是?

紫堂脸红【不知道......】

嘉德罗斯【5到7次。】

 

98 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紫堂【一般都是他脱的,我都不好意思脱......】

嘉德罗斯【自己脱。】

 

99 对您而言H是?

紫堂【两人感情的体现吧。】

嘉德罗斯【感情中的调和剂。】

 

100 è¯·å¯¹æ‹äººè¯´ä¸€å¥è¯

紫堂【嘉德罗斯,感谢上苍让我遇见了你,和你相识、相知,在一起,这一路走过来就好像梦一样,让我不敢相信,但是这是现实,我爱你,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老婆,我以前对你做了很多混蛋事,我一直很愧疚,所以我们在一起后,我恨不得把世界上所有的美好都捧在你面前,为博得你一笑,我愿意付出一切,我爱你,老婆。】

 

我【好!相性一百问到这里就结束了,你们两个去后台慢慢聊感情吧,我已经受不了了,我可不想再碎一副墨镜。】

 

 

 ä¸ƒå¤•èŠ‚快乐!!!

发条tag出来证明自己还活着(^ρ^)/

更文有在进行中,不过就是龟速而已

让我咸鱼🐟瘫会,喝杯茶🍵,然后再努力更文吧😋😋